学人社区>> 更多

 李崇富  赵智奎
 李伟  金民卿
 王宜秋  习五一
 李晓勇  贺新元
 郑萍(鄭萍)  黄艳红
 王永浩  陈亚联
 彭海红  王佳菲
 李建国  贾可卿
 陈志刚  龚云
 戴立兴  于晓雷

学术图片>> 更多

热点评论

习五一:继往开来,努力开创科学无神论事业的新局面
 
 
 

                              --中国无神论学会第三届理事会工作报告

 

2013818日)

各位理事,各位代表:

大家好!自2005年11月至今2013年8月,中国无神论学会第三届理事会历时近八年。在此期间,中国无神论学会理事长任继愈先生,副理事长郭正谊先生先后因病逝世。对于这两位为中国科学无神论事业作出卓越贡献的前辈,我们表示深切的哀悼。

现在,我受第三届理事会的委托,向中国无神论学会第四届会员代表大会做工作报告。

 

一、当代中国科学无神论事业的历史进程

 

无神论是人类社会文明和思考的结晶。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是科学无神论发展的高级形态。科学无神论不仅是一种世界观和思维方式也是一种人生态度和生活方式。当前科学无神论事业的重心是推动科教兴国”战略,让社会摆脱愚昧迷信的负担家家过上健康和谐幸福的生活每个人得到独立自由全面的发展,用时尚的话说,让人人拥有中国梦

科学无神论的研究和宣传教育工作,是中国共产党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科学无神论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哲学基础,是一种幸福的生活方式,也是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途径。加强科学无神论研究和宣传教育,是中国共产党人的一贯方针。

   (一)党中央高度重视加强无神论研究和宣传教育工作

    十年来,党中央相继做出许多重要批示,发出许多重要文件。这是我们开展工作的上方宝剑。

2003815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前院长陈奎元同志致函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同志,转交中国无神论学会理事长任继愈先生等《关于进一步加强科学无神论研究和宣传教育的建议》。819日,胡锦涛同志在陈奎元同志的信函上批示:“关于无神论研究和宣传教育是一项长期任务,需纳入科学研究规划和宣传思想工作的总体部署,锲而不舍地进行。尤其是共产党员应牢固地确立唯物主义的世界观。这与贯彻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并不矛盾。”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李长春同志、时任中央政治局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部长的刘云山同志等分别批示,要求贯彻胡锦涛的重要指示。

为落实胡锦涛等同志的重要指示,2004528日,中共中央组织部、宣传部等六部委发出《关于进一步加强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研究和宣传教育工作的通知》,提出“要加强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办好无神论研究机构和高校有关专业,建立和培养一支用马克思主义武装起来的无神论研究工作队伍。”

2005312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李长春同志在中国无神论学会理事长任继愈先生《关于创建无神论研究机构的建议》上批示:“建议中国社科院加强对无神论的研究。”陈奎元同志批示:现在封建迷信泛滥、宗教传播深广,进行无神论的研究、宣传和教育的确是文明建设中不容忽视的任务。

2009114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前院长陈奎元同志在中国无神论学会理事长任继愈先生的信函上批示:“任继愈老先生为宣扬无神论奔走呼号,其精神令我们钦佩。中国社科院理应为研究、弘扬无神论作出贡献。这与落实‘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是完全符合的。如果广大人民群众经常去跪拜神佛,‘以人为本’岂不成了空话。”

201151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18号文件转发中央统战部、教育部等六部委《关于做好抵御境外利用宗教对高校进行渗透和防范校园传教工作的意见》的通知。文件要求“把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教育作为抵御渗透和防范校园传教的基础性工作,在思想政治理论课和有关专业课程中充实内容,通过多种形式强化宣传教育”。“加强宗教学教学科研机构管理,把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贯穿到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之中,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深入开展宗教学研究工作。”这是前所未有的重要举措。可见,加强科学无神论学科建设,是抵御境外宗教渗透和防范校园传教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对加强意识形态工作,保持党的先进性、纯洁性做出进一步战略部署。习近平总书记从理想信念是否坚定、政治上是否可靠的高度,对有的干部不信马列信鬼神,从封建迷信中寻找精神寄托,热衷于算命看相、烧香拜佛,遇事“问计于神”,提出尖锐批评;并要求强化和落实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责任,确保主流思想和舆论占领意识形态阵地。

这些批示和文件表明,面临新时期中国社会更加复杂的局面,党中央高度重视加强科学无神论研究和宣传教育,将其纳入到科学研究规划和宣传思想工作的总体部署中。在当代中国,科学无神论的研究和宣传教育工作,是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重要工作之一。

(二)当代中国科学无神论事业发展的两个重要历史机遇期

自改革开放以来,当代中国科学无神论事业的发展经历过两个重要历史机遇期。第一次是上世纪90年代末。第二次是2009年冬至2010年春。在这两个重要历史机遇期,中国无神论学会理事长任继愈先生带领各位志士同仁,高举科学无神论的旗帜,作出了彪炳史册的卓越贡献。

我们大家都知道,1978年底,文化大革命刚结束,任继愈先生就创建了中国无神论学会。其后,由于种种原因,学会的工作曾一度沉寂。

20世纪90年代,打着“特异功能”旗帜的新有神论泛滥成灾,成为影响社会稳定发展的重要问题。1996年,在任继愈先生的倡导下,中国无神论学会恢复工作。1999年,在党中央的直接部署下,《科学与无神论》创刊。这是当代中国的无神论事业发展的第一个重要标志。十多年来,中国无神论学会和《科学与无神论》杂志为宣传科学精神,开展无神论教育,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作出了重要贡献。学会和刊物成为当代中国最重要研究宣传科学无神论的学术社团和学术阵地。在党中央和中国社科院的大力支持下,中国无神论学会和《科学与无神论》杂志,凝聚了一批优秀的研究和宣传科学无神论的学者。

2009年冬至2010年春,科学无神论事业的发展迎来了第二个重要历史机遇期。2009年9月,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了《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建设与理论研究实施方(2009-2014)》。在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建设方案中,将科学无神论作为濒危学科重点扶持,在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组建“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研究室”,同时成立中国社科院“科学与无神论研究中心”,挂靠在马研院。这是具有转折性的重要举措。此举不但组建了一个专业的科学无神论研究机构,有利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建设,而且必将影响全国有关领域的思想趋势和学术结构向良性转变,对先进文化的建设和民族素质的提高,都能产生积极的作用。

200912月24日,中国社会科学院批准成立“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研究室”。这是自上世纪任继愈先生创建的“无神论研究室”被更名后,目前中国再次出现的实体性无神论研究机构。2010年4月20日,中国社会科学院批准成立“科学与无神论研究中心”。这是当代中国第一个“科学与无神论研究”的社会平台。该中心的发展目标,不仅要成为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学术研究中心,开展科学无神论宣传、教育的基地,而且要成为针对宗教意识形态化、境外敌对势力利用宗教渗透的应对战略研究中心。

   (三)马工程将科学无神论学科作为濒危学科重点扶持,学科建设已经迈开坚实的步伐。

随着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建设与理论研究工程的推进,在中国社科院各级领导的支持下,中国无神论学会、《科学与无神论》杂志、中国社科院科学与无神论研究中心和马研院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研究室四位一体,形成合力,联合社会各界有识之士,正在推动这个濒危学科的逐步复苏。

六年以来,中国无神论学会的会刊《科学与无神论》杂志,实现了由科普宣传性期刊向专业学术性期刊的转型。自《科学与无神论》创办之初起,就肩负着重要的社会使命。最初刊物的主要责任是针对法轮功等“特异功能”组织的泛滥成灾,向社会大众宣传科学精神,开展无神论教育。刊物刊登大量短小生动的文章,批判重点批判法轮功等新有神论组织,产生了积极的社会影响。自2007年9月起,《科学与无神论》杂志编辑部连续刊登征稿启事,说明自2008年第1期起,刊物将承担“更加深刻繁重的历史任务”,为建立无神论研究学科,重点转向科学无神论专业学术性期刊。正如征稿启事所指出的:“没有这样一个学科,这样一支队伍,科学无神论的宣传教育就不能持之以恒、深入人心,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指导地位就不免沦为空谈。”自2008年起至今,《科学与无神论》杂志已经出版35期,在专业研究队伍十分单薄的条件下,刊物在主编杜继文老师的带领下,积极寻找稿源,精心策划编辑,已经成为科学无神论专业研究的旗舰刊物。据我们统计,每年科学无神论专业论文大约有70%左右发表在《科学与无神论》杂志上。许多重要文章思想深刻,旗帜鲜明。

比如,美国基督教学者罗德尼.斯达克(Rodney Stark)和罗杰尔.芬克(Roger Finke)撰写的《信仰的法则》一书近来在中国大陆的走俏。该学说引入国内后,深得学界某些研究者的推崇。此书成为北京某著名大学中美欧宗教学高级研讨班重要参考著作,很快“成为近年来宗教学界的畅销书”,被视为一场“哥白尼式革命”。对于这部美国基督教学者推出的“宗教社会学”最新力作,《科学与无神论》率先撰文批判,指出它发现的“信仰法则”是:一神教最具竞争力,多神教软弱无能;“张力”和“排他性”是宗教得以强大的内驱力,宗教冲突特别是担当社会冲突的载体,是吸引教徒“委身”最有力的渠道。它把宗教的经济收益定为最高利益,鼓动社会一切领域都应该对宗教开放,自由竞争,蔑视民主宪政,抨击国家主导,属于宗教至上,宗教无政府思潮。其在中国是向依法治国的方针挑战,直接冲击“教育与宗教相分离”的国家立法。该书的指导性观念,是贬斥宗教对社会环境的适应以及与文化环境的融合,教唆宗教从社会动乱中横空出世,在“文明冲突”中寻求宗教振兴的契机。因此,鼓动宗教的排他性,打破既有的社会秩序和文化结构,抗拒国家宪法原则,就成了它的最大特色。这种批判性的研究在当前宗教学研究领域中独树一帜,引起广泛的关注。

五年以来,中国无神论学会的学术年会走出北京,到祖国各地举办,逐步扩大科学无神论的声音。由于种种条件的限制,五年以前,中国无神论学会的学术年会通常在北京举办,学会无力提供学者旅费,因此外地学者也很少参加。自2009年起,在学会各位同仁的共同努力下,中国无神论学会的学术年会走出北京,到全国各地举办。2009年的学会年会由上海师范大学、上海社科院宗教研究所联合承办;2010的学会年会由浙江师范大学承办;2011年的学术年会由新疆社会科学院和新疆师范大学联合承办;2012的学会年会由陕西师范大学承办。走出京城,到大江南北举办中国无神论学会的学术年会,我们结识了一批支持科学无神论事业的朋友,有机会更加广泛地传播科学无神论的声音。

200710月,由中国科普研究所和中国无神论学会等单位与国际探索中心联合,在北京举办了“科学探索与人类福祉”国际研讨会。会议主题是“提升科学精神,建设和谐社会”。与会人士来自中国、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挪威、巴西等国家,既有美国获得诺贝尔物理奖的科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也有当代中国大学生代表,大约有400位。中国无神论学会副理事长杜继文教授作大会报告,题目是《中国的人本主义传统和无神论精神》。学会秘书长习五一主持了“科学与世俗人文主义”分场研讨。与会各国学者达成共识,即:“理性与科学的思考是指导人类行为的最好方式,应当向大众传播。”这是一次具有开拓性的国际学术研讨会。

四年以来,中国社科院科学与无神论研究中心和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研究室,承担起在马克思主义研究领域开拓科学无神论学科建设的艰巨任务。自2011年起,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在学科研究中,在原有的七个二级学科中,增加第八个学科科学无神论。我们已经连续三年为马年鉴的学科研究、热点聚焦、论文荟萃、著作选介等栏目,撰写文稿。科学无神论学科已经在全国的马克思主义研究领域发出自己的声音。

在中国社科院马工程工作领导小组的大力支持下,自2012年起,《马克思主义专题研究文丛》增加《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研究》,每年选编本年度科学无神论专业重要论文汇编出版。该项目被列为中国社科院创新工程的学术出版资助项目。

在中国社科院马研院的支持下,中国社科院科学与无神论研究中心于2011-2012年,承担中国社科院重点国情调研项目——“当代大学生信教群体状况调查-以北京大学为重点”。课题组对当代大学生信教现象展开多角度深入的调查研究。课题组成员相继深入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清华大学等多所高校,收集资料,发放问卷,考察访谈。不仅对大学生信教群体进行深入细致的田野考察,而且对形成大学生信教现象的校园和社会环境进行调查分析。课题组提出的防范境外宗教势力渗透的对策建议,获得新一届党中央政治局常委俞正声同志的重要批示。

作为科学无神论专业复苏的标志之一,近些年,有若干种著作相继出版。比如,中国无神论学会副理事长李申教授撰写的三卷本的《宗教论》,由中国社科出版社出版(2006年、2008年、2010)。李士菊撰写的《马克思主义科学无神论的当代阐释》由人民出版社出版(2006年)。孙倩主编的《青少年科学无神论教育的理论与实践》由中国社科出版社出版(2009)。王珍撰写的《东西方无神论哲学思想研究》 由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2010)。习五一撰写的《科学无神论与宗教研究》,作为中国社科院科学与无神论研究中心策划的《科学与无神论》研究丛书的第一种,由中国社科出版社出版(2012)

 

二、当前科学无神论事业面临的形势和任务

   

    在中华民族历史上,人文主义思想丰富多彩,儒释道多元兼容,宗教处于亚文化地带。在当今社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日渐深入人心,但同时又受到国际国内各种极端宗教势力和思潮的严重挑战,迫使我们在思想文化领域必须挺身应对,加强科学无神论研究和宣传教育工作,迫在眉睫。

在党中央的领导下,随着社会主义事业和马克思主义思潮逐步走出低谷,我国的科学无神论事业正在出现喜人景象,但面临的形势不容乐观。主要问题和挑战如下:

   (一)国际右翼宗教势力的文化渗透成为威胁我国文化安全的重要因素。

冷战结束以来,在国际战略格局中,宗教的复兴和宗教的冲突,成为重要的社会现象。仔细分析这些社会现象,主要不是精神层面的有神论在起作用,而是宗教的社会性被人为的抬高和强化。宗教有神论被某些国家和某些利益集团,当作谋取政治势力和经济利益的手段。从科学无神论的视角考察,这种现象是历史进程中的曲折,急需我们进行研究,提出对应战略。当前利用宗教影响中国国家安全的突出问题主要有三个:即以达赖集团为首的藏独分裂势力;打着伊斯兰教旗帜的“东突”分裂势力;美国基督教新保守势力对华的扩张战略。在西方遏制中国的战略中,这些将成为敌对势力利用宗教因素的重要资源。

基督教新保守主义的全球扩张战略,成为美国霸权主义的工具。美国国会通过《1998年国际宗教自由法案》,是以国家力量进行基督教全球战略扩张的工具。中国成为国际宗教右翼势力传播基督教福音的重点地区。1999年以来,美国政府发布的历年《国际宗教自由报告》,均以数十页的篇幅,历数种种所谓“案例”,指责中国政府“严重侵犯宗教自由”。除了被界定为“精神运动”的“法轮功”外,美国政府重点关注某些基督教新教的团体,包括呼喊派、东方闪电、门徒会等等被中国政府依法治理的邪教组织。

境外宗教渗透成为威胁我国安全的最重要因素之一。其战略意图是改变中国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应当重视境外基督教右翼势力的“合法渗透”。境外右翼势力推动基督教在我国传播,实质上是一种文化殖民和意识形态渗透。用资深传教士李提摩太的话说,文化传教是“抓住了中国的脑袋和脊梁”。西方宗教右翼势力特别善于利用合法渠道,深入我国文化教育和学术研究阵地,培植力量,宣传他们的世界观、价值观和政治观,与我国主流意识形态对立。所谓“合法渗透”,主要形式是“文化交流”和“学术研究”。他们通过教育系统和研究机构,在青年知识分子中宣传基督教优秀论,将西方近现代文明归功于宗教信仰,诋毁中国的传统文化,贬低社会主义价值观。宗教渗透已经成为国外文化渗透的主要内容。而文化问题,宗教问题,以至意识形态问题,需要思想上的应对。我们应该掌握话语权,应该培植自己的学术优势。

    中国无神论学会于20122月在京举办研讨会,探讨“文化传教”和“共产党员不能信教”问题。与会学者指出:文化传教是西方对中国的一种的策略。它试图首先占领某些高等院校和学术机构,通过某些文人来传播宗教及其意识形态。宗教的本质属性就是对鬼神和彼岸世界的信仰,信仰就应该归在信仰的位置上,成为公民个人的私事。事实上,让共产党员信教,正是美国文化传教策略的一个重要突破口。我们坚持共产党员不能信仰宗教,对于抵制境外宗教渗透具有重要的意义。

朱维群同志发表《共产党员不能信仰宗教》一文,旗帜鲜明地回应某些人要求中国共产党向宗教开放的呼喊。他指出,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是党制定和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基础,而共产党员不能信仰宗教是党的一贯原则,允许党员信教将侵蚀涣散党的肌体。他深入分析了如果允许共产党员信教的种种恶果:(1)就是允许党内唯心主义与唯物主义两种世界观并存,有神论和无神论并存,势必会造成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的动摇和丧失,在思想上、理论上造成党的分裂;(2)就等于允许一些党员既接受党组织的领导,又接受各类宗教组织领导,势必会在组织上造成党的分裂;(3)信教的党员势必会成为某一种宗教势力的代言人,一些地方将会出现利用政府资源助长宗教热的现象,他们也不可能平等地对待每一种宗教,党的宗教工作将从根本上动摇。总之,如果允许党员信教,将使我们党从思想上、组织上自我解除武装,从一个马克思主义政党蜕变为一个非马克思主义政党,也就根本谈不上继续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正义的声音振聋发聩!

   (二)坚持教育与宗教相分离,抵御境外势力利用宗教对高校进行渗透和防范校园传教,这是当前一项重要而紧迫的战略任务。

坚持教育与宗教相分离,是近些年来,中国无神论学会持续关注的重要议题。学会同仁为此,曾多次召开研讨会。教育与宗教相分离是我国宪法和教育法明确规定的重要原则。当今世界实行“宗教与教育相分离”是现代化国家的普遍共识。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政府将教会学校的教育权全部收归国有,建立了新型的现代教育制度,宗教完全退出国民教育体系。然而,近些年来,在当代中国的公共教育领域里,“教育与宗教相分离”的原则,受到公开挑战。自90年代中叶以来,随着宗教热的逐渐升温,宗教在高等院校的传教活动逐渐由秘密转向公开,特别是基督教汉语神学运动,进入大学讲堂和国家研究机构。北京某著名大学,聘请外国神学家长期开课,课堂上讲授《圣经》,课外活动指导学生基督教团契。一些传教士以教授的身份登上大学讲台,组织出版传教著作。北京某著名大学翻译丛书,出版美国威廉.邓勃斯基的《理智设计论》(William A.Dembski),大力推销现代版的神创论——智能设计论。某些著名高校为传教士向大学渗透自觉不自觉地开启绿灯放行,高校与神学家联姻,成为西方基督教界向中国高等教育领域渗透的重要手段。

年来,境外宗教势力为争夺我国思想阵地和青年学生,把高校作为渗透的重要阵地。在当代中国大学校园里,海外基督教教会成为传播福音的重要力量之一。通过一些境外传教士和高校境外信教师生,利用英语角、举办研讨会、学术交流、扶贫助学和互联网等多种方式和途径,不断加大渗透力度,发展学生教徒,进行非法宗教活动。校园基督教传播的组织形式是不断建立发展校园团契。而网络传教成为其重要的虚拟形式。校园基督教传播隐性方式是进入教学领域,进行文化宣教。很多调查研究表明,大学生的信教人数占学生总数的比例高于全国教徒占全国总人口的比例,而且呈逐年上升之势。当代大学生的健康成长,关系着我们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关系着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兴衰成败。大学生信教现象必须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

我们反对宗教信仰向教育领域渗透,是顺应历史发展的趋势,不是对宗教信仰者的敌意。信不信教,应当完全成为公民个人的私事,宗教信仰是公民的权利,应当得到尊重和保护,但是在国家的决策上,没有上帝和神灵的位置。坚持“教育与宗教相分离”是国家三令五申的重要法规,在大学讲坛上利用公共教育资源传播宗教属于违法行为。我们认为,从思想文化上提供抵御境外宗教神学渗透的理论武器,应当大力加强科学无神论的学科建设。

就全国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而言,在全国《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2008年修订版)》中,已经增加了关于科学无神论的论述,也有部分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在课堂中进行科学无神论的宣传教育,特别在极端宗教势力比较活跃的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如:2002年新疆教育厅就下发文件,在新疆地区高校开设《科学无神论》课程,作为第三门公共政治理论课程,课时数不少于36学时。但是总体而言,科学无神论的声音在教育领域还是相当薄弱。根据中央文件的精神,在大学校园里开展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教育,是抵御境外宗教势力渗透的基础性工作。同时,各级相关部门应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贯彻中国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的规定,坚持教育与宗教相分离的原则。

   (三)为应对当前国内外严峻的时局,开展科学无神论学科的建设,势在必行。    

近些年来,随着”宗教热”的兴起,一种“精心呵护”宗教文化的学术倾向也逐渐升温,使科学无神论成为濒危学科。某些举旗的学术权威大力倡导“文化神学”和“学术神学”,特别是“汉语基督教神学神学运动,并积极推动其成为国家研究机构和高等院校的学术方向。这种思潮已经开始影响政策制定和舆论导向。某些号称研究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权威人士,绝口不谈无神论,力图把无神论从马克思主义那里阉割出去。

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中,科学无神论的唯物主义世界观和积极人生观占有重要地位。党中央一再指出:要巩固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要增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吸引力与凝聚力,科学无神论的作用不容忽视。一个时期以来,有种舆论力图把科学无神论从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和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中剔除出去,这是危险的,既不符合人类历史的发展趋势和当代社会的世俗化潮流,也与中国的人本主义传统相悖。

在马工程的大力支持下,科学无神论的研究事业已经出现质的飞跃。但是,整体形势仍不容乐观。现实面临的问题异常严峻,理应承担的任务异常繁重,需要采取非常的措施,特事特办解决,从根本上扭转多年来的被动局面。

    --科学无神论专业研究机构匮乏

全国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党校、行政学院、高校及科研院所,几乎没有专门设置科学无神论研究机构,因此而缺乏实体性的体制机制保障。只有高水平的科学无神论研究成果,才能为宣传和教育提供可持续的、与时俱进的智力支持。如果没有专门的研究机构以科研为龙头,以学科建设为中心,则难以推动科学无神论研究和宣传教育的整体工作全局。

200912月,中国社科院批准成立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研究室。此举如果能推动全国相关院校、研究机构设立此类专门机构,则我国的科学无神论研究事业将开创前所未有的崭新局面。

    --科学无神论研究濒临绝学,后继乏人

十多年来,在党中央和中国社科院的大力支持下,中国无神论学会和《科学与无神论》杂志,凝聚了一批优秀的科学无神论研究学者。除社会科学工作者外,还有一些自然科学家、科普作家和新闻工作者等各界人士加盟无神论事业。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学者们的年龄越来越大,退休和自然减员相当严重,后继人才培养问题日益紧迫。

更为严重的问题在于,无法名正言顺地培养科学无神论事业的接班人,因为现有的教育机制、学术研究机制没有相应的科学无神论学科建制。研究队伍长期以来处于一种自然减员、自生自灭的状态。

目前,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马克思主义研究系,已经在政治思想教育专业下,招收科学无神论教育专业方向的硕士生。如果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能批准在马克思主义学科或哲学学科下,增设科学无神论专业方向的硕士点和博士点,那将逐步改变这个专业濒临绝学的局面。

 --科学无神论研究的资金奇缺

近年来,为落实以胡锦涛同志的重要批示,国家社科基金也增设了少量的科学无神论研究课题。但是,与国内外宗教组织等对宗教研究赞助的大量资金相比,科学无神论的研究资金极其有限。这对于当前严峻的局面和繁重的任务而言,可以说是杯水车薪。缺乏专项资金支持,这也是科学无神论学科长期得不到发展的重要原因。

--科学无神论学科建设跨越多学科领域,需要大量科研经费。

建立科学无神论学科体系,开展应对战略研究,涉及的学术专业领域十分广泛,包括人文科学、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许多相关学科。相对人文科学,收集文献、梳理思想、创新文化而言,社会科学要运用社会学、统计学等技术手段开展田野调查,所需要的资金数额较大。至于自然科学的实验手段,则需要更多的经费支持。

--科学无神论研究资料和现代化手段的缺乏是困扰学科发展的难题。

至今,国内学术界缺乏科学无神论研究的基本资料库。前几年,我们曾选购当代西方新无神论思潮的代表性著作12种,计划系统翻译出版。据估算,这套译丛的翻译费、审校费、版权费、出版费等,合计需要246万元。终因人财两缺,得不到资助而作罢。

总之,当前我国的科学无神论研究工作,主要问题在于研究力量严重不足,人才奇缺,缺乏必要的资金支持,缺乏整体系统的研究计划和发展纲要。为应对当前国内外严峻的时局,开展科学无神论学科的建设,势在必行。

 

三、当代科学无神论工作者的社会责任

 

  各位理事,各位代表 ,“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当代科学无神论工作者肩负着历史重任,任重而道远。我记得任继愈先生在中国无神论学会第三届代表大会开幕式上说:无神论学会责任重大,它关系到上层建筑问题,关系到国家兴亡问题。因为无神论是我们国家的立国之本。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群众进行革命和建设,把马克思主义思想作为指导思想,就是要劳动人民自己解放自己,创造幸福。如果无神论在我们国家站不住、立不稳,老百姓安身立命要靠求神,那么我们立国就失去了根本,就可能国家衰败。这是一个根本性问题。”“我们无神论学会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紧紧地捆在一起,国家兴旺发达,我们就可以兴旺发达。”

   在这里,我想谈一谈,作为一位科学无神论工作者的责任。

(一)加强科学无神论学科建设是长期的战略任务。

无神论是劳动和人性自觉的产物,是人类文明和思考的成果。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是科学无神论发展的高级形态。它继承了17-18世纪英国和法国唯物主义、19世纪德国费尔巴哈人本主义等人类优秀成果,通过唯物主义历史观和剩余价值论的发现而展示出来。科学无神论作为马克思主义世界观的出发点和基石,由思想文化领域,进入科学社会主义运动的实践。

我们认为,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中国化形成两条基本原则:第一,保障宗教在信仰层面完全自由。在社会政治和经济层面,宗教必须适应中国人民的总体利益,适应社会发展的历史进程,不允许利用宗教威胁国家安全与民族团结,不允许利用宗教颠覆社会主义制度,从而把信仰问题与政治问题严格区分开来;第二,宗教有神论的观念是错误的,是与科学和唯物论相对立的,但它属于世界观思想问题,不能动用行政手段解决,只能采取说服教育,而且主要通过社会的实际变革,由信仰者自觉决定。

无神论的产生和发展与人类社会的历史进程紧密相连。在阶级社会中,统治阶级往往利用宗教势力来维护自己的统治,因此,要求变革社会制度的社会力量常常进行批判宗教神学的思想斗争。因此,无神论与有神论的论争常常具有相当的政治色彩。然而,从理论上对超自然主义现象的说明,比如,有无鬼神,上帝是否存在等等,却是哲学问题,而且与自然科学密切相关。自然科学是无神论的重要基石。自然科学的发展推动着无神论哲学的发展。

除了社会因素外,有神和无神,还涉及人类精神生活领域,有认识的、心理的等许多复杂因素,有神论和无神论都将会在人类社会长期存在。从哲学范畴上讲,无神论和有神论是矛盾的共同体,相依而存。从哲学的逻辑性来看,无神论的哲学使命是批判宗教神学的虚幻、树立科学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推动人类社会的发展。作为抽象的哲学范畴,它将随着宗教的消亡退出历史舞台。

与科学无神论的宣传、教育工作相比,无神论研究的学术事业,处于更加弱势的地位。据我们的统计,学术著作和普及读物共计大约只有十几种。可以说,在当代中国学术界,科学无神论还没有形成独立的学科体系。只有形成系统的科学无神论理论体系,才能为应对战略和具体政策,提供坚实的思想理论基础。

为应对当前国内外严峻的时局,要树立战略眼光,建议设立科学无神论学科创新工程,以中国社会科学院为主管单位,整合全国多学科的研究力量,推动科学无神论研究事业的发展。这是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业。

    (二)培养高素质的专业人才,是当前科学无神论学科建设中最紧迫的核心环节。

随着近年来马克思主义理论建设工程的不断推进,科学无神论的学术研究重新出现在学术研究领域,不仅在宗教研究领域浮出水面,而且更多地出现在马克思主义研究的领域中。虽然科学无神论已经成为中国社科院马工程重点建设学科,但力量仍然十分薄弱。从学术研究领域来看,国内专业从事科学无神论研究的学者寥寥无几。尽管中国无神论学会努力发掘有志于献身科学无神论研究的青年学者,但数量依然十分有限。由于需要研究的理论和现实问题众多,而各种学术神学流派丛生,因此,目前少数从事科学无神论研究学者都忙于应对,努力在学术思想界发出自己的声音。而要想在意识形态领域里正本清源,必须展开系统的学术研究,队伍建设仍是关键的环节。无神论的学科建设,需要长期的战略布局。我们要联合全国一切有志于这一事业的学者共同奋斗,在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事业中,逐步将科学无神论学科建设起来。

当前,解决学术人才奇缺的问题,是最紧迫核心环节。招聘和培养高水平的研究人员,是能否实现党中央领导战略部署的关键所在。我真诚地希望,在座的各位理事和代表一起,积极寻找、推荐、培养有志于投身科学无神论学科建设事业的中青年人才,使我们顺利完成承上启下的历史使命。“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代有人才出”,唯有青年英才不断涌现,我们的事业才能获得生生不息、持续发展的活力。

谢谢各位!                                 

                                     

 

                                         原载《科学与无神论》2013年第5

 

姓名: *
评论: *
   请输入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