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人社区>> 更多

 李崇富  赵智奎
 李伟  金民卿
 王宜秋  习五一
 李晓勇  贺新元
 郑萍(鄭萍)  黄艳红
 王永浩  陈亚联
 彭海红  王佳菲
 李建国  贾可卿
 陈志刚  龚云
 戴立兴  于晓雷

学术图片>> 更多

专家论丛

邓纯东:用马克思主义引领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建设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14年第4

 

【摘要】哲学社会科学本身的意识形态属性,决定了它的话语体系建设必须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鲜明地体现出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建设一定要有中国特色、中国气派、中国风格,一定要和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一定要吸收人类文明的有益成果,加强对外宣传,必须加强对人民的正面教育。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真正发挥作用,必须走向社会、走向大众,必须坚持积极的批评、鉴别和独立自主精神。

【关键词】哲学社会科学;马克思主义;话语体系

 

 

一、哲学社会科学本身的意识形态属性,决定了它的话语体系建设必须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鲜明地体现出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需要指出,这里所说的指导,是指哲学、法学、经济学、新闻学、宗教学等哲学社会科学学科的话语体系建设,都应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使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渗透到各学科的理论、概念、观点之中。而不是像现在有些学术观点主张的那样,马克思主义只是作为和哲学、法学、经济学、新闻学、宗教学等并列的一门学科。在这个学科方面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而经济学、法学、史学、新闻学、宗教学等学科则要与所谓世界公认的、成熟的西方这些学科的话语体系相一致,这样,马克思主义在这些学科中的指导作用,在这些学科方面中国自己的特色、风格的话语体系就没有了。这样做的后果只能是马克思主义阵地日益缩小,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逐渐弱化,马克思主义话语体系很难体现到其他哲学社会科学学科之中并真正发挥指导作用。

二、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建设一定要有中国特色、中国气派、中国风格,一定要和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西方的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体现的是西方社会演变进化中渗透的人文精神,中国的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一定要符合中国的民族文化性格,体现中国精神。中国的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建设必须坚持中国化方向,植根于中国大地,反映中国人的实践、思维和语言,打上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烙印。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创造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这奇迹背后蕴含着先进的思想精神和伟大的理论创造,这是当代中国对人类文明的独特贡献,也是人类文明发展崭新的创造。我们的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一定要体现这些创造,反映这些特色。

三、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建设一定要吸收人类文明的有益成果。中国的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建设要对西方的思想观念作出马克思主义的分析和判断。既要吸取西方话语体系中有益成分,又要根据有利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需要赋予中国精神和内容。这就提出了我们话语体系建设的一个重要任务是:对西方一些已经流行开来、我们已接受的话语体系,要有一个全面、系统的中国界定,界定其内容、特征,使其与西方原本的有吸收、借鉴关系,也有独自的特色和区别,有自己赋予的更先进、对中国更有益的内容。如民主、人权、自由、平等、市场经济、公平正义、以人为本、依法治国等概念,都有这种界定的任务。如果没有,就鱼目混珠,我们简单套用,实际上就成了宣传他们话语和思想观念的传声筒。对于人类文明成果我们要择善而从,借鉴吸收人类文明优秀成果要同中国文化结合起来,同中国的现实需要结合起来,同中国人的接受习惯结合起来。

四、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建设必须加强对外宣传。现在国外,包括欧美国家左翼政党、研究机构、学校乃至一些资本主义国家机构、主流社会的重要团体与个人,对中国改革开放取得的成就相当认可,对中国道路很有兴趣,有的在研究,有的在宣传,有的在打听。我们要利用这机会,鼓励我国学者以多种方式与之联系,走出去开讲坛,进行宣传。也可以支持和资助国外的学会、基金会研究中国的理论和实践问题,发挥外国学者在宣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方面的作用。在对外宣传上,应该明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及其理论成果、当代中国的形象、制度原因,这是重点,也是外部世界兴趣所在。我们应对中国成就、道路进行理论总结概括,寻找制度原因,形成科学地准确反映党和人民这些年奋斗、创造、经验的概念、理论、观点并向外传播,使中国道路、话语体系对西方、对全世界都有影响力,我们要有这个自信。

五、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建设,必须加强对人民的正面教育。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真正发挥作用,必须走向社会、走向大众,不能停留在理论界、学术界的圈子里,搞自我欣赏、自娱自乐、自说自话。这就有一个马克思主义哲学社会科学话语大众化的艰巨任务。本来,对人民群众进行宣传、教育,是我们党革命和建设中实现领导的成功经验,也是党实现思想领导的基本方式。今天执政条件下,采取这方式更有有利条件。但是,应该看到,这些年来,我们把这个方式忽略了、放松了。“武装全党、教育人民”在相当多的基层没有落实,在全社会,思想理论、正确价值观系统的正面教育、宣传较少,“灌输”成了贬义词,成了“左”的表现。相当多的群众、农民工长期没有受到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成果的教育,他们的思想观念、价值观、是非观相当多来自电视剧、街头小报刊、非法出版物、互联网,因而,相当多的人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社会科学概念、观念、观点不了解、不理解,而受到一些来自以上渠道的非马克思主义观点、理论的影响。这不仅影响到马克思主义哲学社会科学话语在全社会的地位、影响力和积极作用的发挥,而且影响到全社会思想观念、是非观念、道德建设。所以,构建中国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必须重视马克思主义哲学社会科学大众化的工作,不仅要在理论工作中树立大众化意识,尽快创造人民大众能听懂、能认同的理论、概念,而且要理直气壮地动用国家资源,利用组织优势,坚持对全体人民进行正面教育、正面引导、正面灌输,以此实现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成果对全体人民的思想领导,这对我们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建设意义重大。

六、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创新,必须坚持积极的批评、鉴别和独立自主精神。一是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面对互联网空前发达,西方文化影响空前的严峻局面,理论界要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对网上、媒体及生活中流传的非马克思主义、反马克思主义的形形色色观点进行鉴别、开展批评,帮助人们辨别是非,在鉴别和批评中形成和完善马克思主义的话语体系。二是要有独立自主精神。有些概念、观点、理论本身就是色彩鲜明的政治概念。我们一定要赋予马克思主义的内容,使之成为体现我们意识形态的概念、观点、理论。不能迁就、屈从西方文化强势下的宣传,不能按照他们的路子、概念、是非来裁剪我们的现实。对于可以认可、接受的概念,但要有马克思主义的阐释,不能仅仅允许西方人的“六经注我”,而且要有我们的“我注六经”。同时,对他们基于国际话语对我们的攻击,应该走“各说各话”、“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传播路径,不要相信那种西方人的概念都有普世性的鬼话,不要以为他们可以垄断表达人类公理的权力,而我们只能按照他们的思路走。我们要坚信,中国的事情办好了,中国不断发展强大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成功了,我们的标准就成了国际认可的标准,我们的话语就至少是他们不能否认的话语了。在这方面,要坚持实践与理论的一致性。我们在实践上坚定走自己的道路,理论、话语建设上也要坚定走自己的路,既然有道路自信,就应有自己的话语自信,道路不照搬,语言、概念也不要照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