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人社区>> 更多

 李崇富  赵智奎
 李伟  金民卿
 王宜秋  习五一
 李晓勇  贺新元
 郑萍(鄭萍)  黄艳红
 王永浩  陈亚联
 彭海红  王佳菲
 李建国  贾可卿
 陈志刚  龚云
 戴立兴  于晓雷

学术图片>> 更多

理论争鸣

李霞:论红色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内在逻辑关系
 
 
 

来源:《求实》2014年第3期

 

【摘要】红色文化是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实践最重要的精神成果之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则是新时期党和人民重要的理论与实践任务,两者之间存在不可忽视的内在逻辑:红色文化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逻辑起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红色文化的逻辑演进;两者互为逻辑中介,具有共同的逻辑中心以及同一的逻辑终点。

【关键词】红色文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内在逻辑

 

 

“所谓文化,说到底就是指一个社会中的价值观,是人们对于理想、信念、取向、态度所普遍持有的见解。”[1](P8)这是我们对文化与价值观关系的一般认识——一定社会的主流文化总是与一定社会的主导价值体系“相提并论”。有什么样的价值观念,就有什么样的文化,有什么样的文化,就有什么样的价值观念;对文化发展历程的梳理,必须依靠价值观念的“提纲掣领”。对价值观念的溯源,也必然离不开对文化发展历程的探究。具体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与红色文化这一特定的先进文化形态,它们之所以成为两个联系在一起的、为人们所重视的理论和现实问题,是因为它们之间存在紧密的内在逻辑关系。

红色文化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逻辑起点,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理解。从横向或者说层构上来看,一个“下”,一个“上”。文化与社会价值体系同属于上层建筑,是意识形态的重要组成部分。上层建筑有“上层建筑的意识”和“上层建筑”之分,而上层建筑中的一系列意识概念,其层构仍有不同。我们将其划分为上层的“上层建筑的意识”和下层的“上层建筑的意识”。就红色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而言,红色文化处于“上层建筑的意识”的“下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处于“上层建筑的意识”的“上层”。处于“上层建筑的意识”上层的核心价值体系,离不开处于下层的红色文化为基础。处于“上层建筑的意识”下层的红色文化,必须以核心价值体系为指导。研究红色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横向关系,目的就在于从静态上弄清两者之间的相互联系和相互作用。从纵向或者说时序上来看,一个“先”,一个“后”。红色文化在“先”,红色文化孕育形成于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登上历史舞台领导新民主主义革命标志着红色文化的诞生,此后,红色文化又随着历史的前进不断发展丰富,自觉转变为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的先进文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在“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概念内涵的界定,是在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上,但我们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探索,却以红色文化的孕育形成为源头并贯穿于红色文化发展的整个过程。研究两者之间的纵向关系,目的在于从动态上分析两者之间的联系和转化。而无论从横向还是纵向来看,作为基础和源头的红色文化无疑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逻辑起点。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红色文化的逻辑演进。我们从理论与实践两个层面来理解。从理论上来看,首先,红色文化是具体,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抽象,红色文化的核心和最深层次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从红色文化这一特殊文化形态出发,经过内容形式的凝炼抽象和价值意义的哲学概括,演进为包括红色文化在内的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核心和精髓,进而上升为人类社会文明价值体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就具有了价值和意义的普适性。较之于红色文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毫无疑问地站在了理论逻辑的更高层面。其次,红色文化是演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归纳。红色文化包括物质的红色文化、制度的红色文化、精神的红色文化三个层面,每一个层面又还有更为繁复的划分。譬如,精神的红色文化,就包括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形成的红色精神,社会主义革命建设时期形成的红色精神,社会主义改革以来形成的红色精神等。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则对从新民主主义革命以来的一切文化形态进行提炼概括,从中归纳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并最终凝练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再次,红色文化是感性,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理性。红色文化是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中国人民在革命、建设和改革实践中共同创造的宝贵物质财富及蕴含在这些物质财富之中的精神财富的总和,它更多地是以感性材料的面目出现。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则是对包括红色文化在内的感性材料基础上的理性思维,充满逻辑的力量。

从实践上来看,尽管红色文化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同属上层建筑,同属意识形态范畴,但红色文化是实践活动的直接精神成果,就这一实践活动本身而言,红色文化是外显的,具有直接性,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则以哲学的抽象对这一精神成果进行高度概括。较实践活动而言,价值观念是内隐的,具有间接性,是间接成果,是对红色文化等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理论演进。但正如马克思所指出的:“理论的对立本身的解决,只有通过实践方式,只有借助人的实践力量,才是可能的;因此,这种对立的解决绝不只是认识的任务,而是现实生活的任务。”[2](P306)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不仅是一个理论问题,更是一个实践问题。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不是一味地以自身理论体系的完善为目标或终点,也不是一味地从价值观念出发对红色文化及其他一切文化形态、思想范式、道德规范进行评价或阐释——尽管这一完善将最大限度地焕发和增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影响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更为重视自身实践功能的建构:它以实践功能为追求,努力为社会成员提供生活取向、价值认同和道德工具;指导实践且接受实践的检验,并在社会实践的进一步发展中完善和确证自己。

“价值观和文化的关系表明,价值观建设必须立足于文化建设。发展先进文化,提供优秀的文化产品和良好的文化环境,是帮助人们树立正确的价值观的基本前提。”[1](P4)红色文化无疑能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提供这一基本前提——除了红色文化本身是兼具民族性、时代性、人民性的先进文化,更因为红色文化所具备的载体、媒介功能。也就是说,红色文化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逻辑中介。而对于红色文化来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逻辑中介功能表现为认识功能和建构功能的统一。

先来看红色文化的逻辑中介功能。价值观念必须借助一定形态的载体媒介,才能传播到社会大众中去,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在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统治阶级总是不遗余力地将自己的主导价值观念融入封建文化中,如通过礼乐文化的训练等使人们养成敬畏与服从的等级观念。在资本主义社会,统治阶级对本社会主导价值观念的树立,乃至对他国价值观念的影响渗透,也往往通过文化的方式进行。如美国的好莱坞电影,日本的卡通动漫,是宣传资本主义所谓“自由”、“民主”、“人权”价值观念的重要机器。在社会主义社会,共产党也应致力于将反映群众精神面貌、回应社会发展诉求的价值体系融入先进文化建设工作中去。红色文化的逻辑中介功能从两个方面来看,一是红色文化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重要文化载体和活动载体,红色文化作为文化载体。在革命和建设实践中,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中国人民创造了大量的红色文化作品,如红色歌曲、红色诗集、红色小说、红色戏剧、红色影视剧等,以这些文化作品为依托开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既能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要,也能将核心价值体系更为深入地渗透进人民的土壤。红色文化作为活动载体,以红色文化为活动载体开展的红色主题演讲、红色主题征文、红色诗歌朗诵、红色旅游、红色扶贫等,融思想性、科学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将抽象的价值观念具体化、生动化、实践化,能更加有效地实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目的和宗旨。二是红色文化创造了适宜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物质环境、精神环境和网络虚拟环境。从物质环境来看,红色物质文化分布广泛,几乎各地都能发掘整理出红色文化的物质遗存。利用这些物质遗存建成的博物馆、纪念馆、展览馆、烈士陵园等,被开辟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教育的重要场所。从精神环境来看,作为党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的集中体现,红色文化早已汇入了精神文明建设的洪流,成为指导社会主义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各个层次建设的精神导向。从网络虚拟环境来看,在信息化时代,人们日益倾向于通过网络接受价值观教育。网络虚拟环境的优劣、好坏,直接影响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效果。利用兼具政治性、道德性、思想性的先进红色文化占据网络虚拟空间,大力发展和传播健康向上的网络红色文化,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重要网络环境。

再来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逻辑中介功能。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认识功能,或曰评价功能。“文化是不同的,不仅空间上有东西文化,时间上有古今文化,而且还有性质上根本不同的新旧文化,以及先进文化、落后文化和腐朽文化。”[1](P4)从现实来看,任何一个国家都存在主流文化、亚文化、负面文化相互交织并存的现象,此外还有外来文化对本土文化产生的重大冲击。主流文化构成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主体,如和谐社会文化、生态文明文化等。而亚文化是相对于主流文化而言的,只为某些特定的人群、群体所接受的独特文化,如各种流行文化、校园文化、民间文化、宗教文化等。负面文化则是否定、背离甚至试图取代主流文化的文化,如“法轮功”所宣扬的歪理邪说。还有一些文化如黄色文化、厚黑文化等,也是为社会大众所唾弃的。人民群众的实践活动总是在一定的社会价值观念指导下进行的,对主流文化、亚文化、负面文化的甄别与选择,对红色文化的接受与传播,主要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否在民众头脑中根深蒂固,成为人们区分美丑、判断是非的认识工具。二是建构功能,或曰引导功能。每一个时代都有自己的文化要求和文化特色。每一个时代都在不断创造着各种文化形态和文化内容,使得人类文化不断累积、保存而日趋丰富。任何一种文化若脱离了时代发展潮流,忘记了历史所赋予的时代使命,若不去把握时代的内容、集中反映时代的本质特征从而体现时代精神的精华,若不以时代性要求自己、发展自己,就将缺乏发展和创新的动力,就无法将文化的种子播撒到人民群众的土壤中生根发芽。以革命道路、革命文化、革命精神为主体的红色文化产生于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它是投向旧社会、旧文化的刀枪匕首。当历史迈入新的时期,红色文化必须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引导下,不断注入具有时代感召力的新思想、新内容、新载体,将其所内含的优秀精神品质与当前的时代精神、时代主题相对接,继续以民族性、时代性、人民性来要求自己、建构自己。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本质规定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科学性与价值性、先进性与人民性相结合的典范,它的价值意义必然能够突破历史时空的限制、突破意识形态的限制,必然能够起到提炼红色文化时代价值、构建红色文化时代内容、把握红色文化传播方向,引导红色文化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的历史时期走向繁荣发展的康庄大道的作用。

无论是红色文化传播,还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都离不开人这一要素,都离不开人的积极性、主动性。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是红色文化传播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共同的逻辑中心,其中,中国共产党是红色文化传播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主导,人民群众是红色文化传播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主体。

第一,中国共产党是红色文化传播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主导。我们党提出要有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我们讲还要有一个文化自信。这个文化自信,即指对包括红色文化在内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自信,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自信。我们看到,“中国共产党从成立之日起,就既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忠实传承者和弘扬者,又是中国先进文化的积极倡导者和发展者。我们党历来高度重视运用文化引领前进方向、凝聚奋斗力量,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不断以思想文化新觉醒、理论创造新成果、文化建设新成就推动党和人民事业向前发展”[3](P2)。文化自信事实上就是一种担当和作为,它“是一个政党是否成熟、是否有生命力的重要标志”[4](P7)。与时俱进地创造、传播红色文化,与时俱进地建设、传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我们党在新的历史时期的重要理论与实践任务。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和红色文化传播的主导力量、核心力量,我们党应起到规定红色文化传播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性质,引领红色文化传播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方向,明确红色文化传播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目的,为红色文化传播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提供思想指导和政策支持的作用,也应鼓励、支持和引导人民群众成为红色文化传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主体力量。

具体来说应做到三个方面:一是通过红色文化传播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加强党的队伍建设。红色文化传播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能否深深扎根于人民这片土地,最主要的是看中国共产党能否始终以红色文化所涵括的革命传统、革命精神来要求自己,能否始终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作为自身的道德标准和价值追求,保持党的先进性、纯洁性、纪律性,以此来增强人民群众对红色文化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认同。二是通过红色文化传播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宣传群众、教育群众、发动群众,使红色文化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成为党和人民共同的文化追求和思想基础,使广大人民群众自觉团结在到党的周围,积极投身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中去。三是通过红色文化传播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密切党群关系,使红色文化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成为党与人民群众情感的共鸣点、事业的交汇点、命运的交融点。

第二,人民群众是红色文化传播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主体。过去我们经常强调党在意识形态领域的主体地位和主导作用,强调我们党在理论与实践上的革命性、先进性,对于人民群众的主体地位和首创精神重视不够,无形中将意识形态工作塑造成“号令”人民群众的指挥棒,从而拉大了红色文化、社会主义价值体系与人民群众的情感距离。方法手段上也缺乏与时俱进的改变和创新,红色文化传播和价值体系建设成了“你说我听”、“你做我看”。事实上,人民群众自始至终都是红色文化传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主体力量,在人民群众中蕴含着巨大的智慧和创造力。毛泽东在《青年运动的方向》一文中就曾指出,“革命的主体是什么呢?就是中国的老百姓。”[5](P562)我们也可以问,红色文化传播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主体是什么呢?是中国的老百姓。“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真正动力,人民是我们事业发展取之不尽的力量源泉。”[6](P228)从理论来看,离开了人民群众的集体智慧和首创精神,红色文化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将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从实践来看,离开了人民群众的积极性、主动性,红色文化传播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将无以为继。从历史来看,离开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奉献牺牲、探索追求,红色文化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将失去孕育的土壤。从现实来看,离开了在广大人民群众中的传播,离开了广大人民群众的传承和弘扬,红色文化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将失去生存和发展的空间。今天,红色文化传播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要做到深入人心、源远流长,就必须充分相信群众、广泛宣传群众、紧紧依靠群众,就必须激发出人民群众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让人民群众真正感受到红色文化传播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目的不仅仅是“为社会赢得秩序与和谐,为国家赢得稳定和发展”[7](P1),更是“使个体获得人性之美和幸福资源”[7](P1),从而使人民群众自觉担负起红色文化传播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重要任务。用毛泽东的话讲,“就是要使群众认识自己的利益,并且团结起来,为自己的利益而奋斗。”[8](P1318)

红色文化传播和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宗旨是什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出的目的是什么?红色文化传播和核心价值体系建设进一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这其中深层次的问题,是对红色文化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逻辑终点的把握,究其本质即价值归宿的探索,即对“为了谁”、“依靠谁”、“我是谁”问题的回答。

第一,为了谁的问题。人民群众的利益始终是红色文化传播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革命战争年代,红色文化是中国人民抵御外侮、反对内战的强大“精神武器”,它与当时腐朽、反动的帝国主义文化、封建文化、官僚资本主义文化形成了鲜明对比,是一种进步的、为旧时代所不容的新文化;它与当时资产阶级革命派所宣扬的资产阶级文化也有很大不同,是一种彻底完全的革命文化。说到底,它是一种代表群众利益、为人民“说话”的大众文化。它点燃了民众的革命激情,激励着人民以极大的信心克服困难、战胜敌人。在建设与改革年代,红色文化是人民群众自强不息、开拓创新、科学发展的实践坐标。同样,我们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目的,也在于统一思想,凝神聚力,将社会各阶层的力量汇聚到一起,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而奋斗。而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使中国人民在物质与精神上得到极大的丰富。“为了谁”的问题还衍生出“怎么做”的问题。红色文化传播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事业,而是贯穿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始终;不是单靠顶层设计就能完成的事业,而需要全体中国人民的共同努力、共同创造。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应当始终坚持将群众利益摆在首位,坚持民族性、时代性、人民性的辩证统一,坚持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的辩证统一,坚持将红色文化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成“为中国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9](P844)。

第二,依靠谁的问题。人民群众始终是红色文化传播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主体力量。“社会主义文化事业是亿万人民群众创造的事业,人民群众是文化建设的主人,是一切文化创造和文化力量的最深厚的源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文化是从群众的创造活动中吸取营养,又用健康的文化成果教育人民,振奋全国人民献身现代化建设的巨大热情和创造精神,培养一代又一代的四有新人。”[10](P58)红色文化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的实践成果,是人民群众集体智慧的结晶,是人民群众在一定社会现实基础上产生的思想、情感和精神的需要,以及在这种需要基础上产生的文化创新的动力。毛泽东指出,“群众有伟大的创造力。中国人民中间,实在有成千成同志也曾说过:“改革开放中许许多多的东西,都是由群众在实践中提出来的。”[11](P153)当前我们深入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就是教育广大党员干部视百姓为衣食父母,视人民为“先生”、“老师”。红色文化只有深深扎根于人民这片沃土,广纳民意、集萃民智,才能枝繁叶茂、源远流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只有为广大人民群众接受,它的建设才能真正发挥价值引领的作用。

第三,我是谁的问题。首先要明确,作为红色文化传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主导力量,中国共产党在意识形态领域并不具有什么高人一等的地位、特殊化的待遇或者拥有什么特权,而是要求每一个党员都要牢记自己是党员队伍中的普通一员,是人们群众的公仆、勤务兵。具体到红色文化传播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中,就是要做到尊重人民群众的主体地位和首创精神,自觉担负起红色文化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继承者、创新者、建设者、传播者的重任。以红色文化所包含的革命精神、革命传统严格要求自己,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所蕴含的价值观念、道德规范来要求自己,做到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赋、利为民所谋。其次要明确,作为红色文化传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主体力量,我们的人民群众只有充分认识到个人命运始终与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只有中国共产党才是领导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核心力量并自觉团结到党的周围;只有自觉接受红色文化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担当起红色文化传播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重任,不断增强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增强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文化自信,才能实现个人价值和人生追求。

 

【参考文献】

1]袁贵仁.关于价值与文化问题[J].河北学刊,2005,(1).

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2.

3]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1.

4]云杉.文化自觉文化自信文化自强——对繁荣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思考(上)[J].红旗文稿,2010,(15).

5]毛泽东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6]江泽民文选(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

7]曾长秋,周含华.中国德育通史简编[M].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2011.

8]毛泽东选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9]毛泽东选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10]任文竹.民族性与时代性相结合的新型文化[J].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学报,1999,(2).

11]十六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中)[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