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人社区>> 更多

 李崇富  赵智奎
 李伟  金民卿
 王宜秋  习五一
 李晓勇  贺新元
 郑萍(鄭萍)  黄艳红
 王永浩  陈亚联
 彭海红  王佳菲
 李建国  贾可卿
 陈志刚  龚云
 戴立兴  于晓雷

学术图片>> 更多

海外撷英

韦磊、张秀荣:美国中共党史研究的取向论析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13年第10期

 

【摘要】美国中共党史研究的取向基本上可分为三类:第一,应用对策型取向,这类研究主要体现在美国智库的当代中国研究中;第二,学术研究型取向,目前主要集中于美国高校,展现出新特点;第三,歪曲丑化型取向,相对于早期的歪曲和丑化,近年来的歪曲丑化型研究具有了新的特点。这三种取向发展的趋势是前两种取向的相互促进,而第三种取向已经出现衰微趋势。

【关键词】美国;中共党史研究;取向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下简称“二战”)后,美国成为海外对中国共产党历史研究投入人力、物力、财力最大的国家,其研究成果的影响也最为显著。以美国的中共党史研究为主要对象进行分析,基本上就能够把握国外中共党史研究状况。从目的角度看,其研究取向基本上可分为三类,即应用对策型、学术研究型、歪曲丑化型。本文将以美国的中共党史研究为主要考察对象,分别分析其研究的目的取向。

一、应用对策型研究取向

应用对策型取向是国外对中国共产党及中共历史研究中最早出现的研究取向。这种取向以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对象,以维护和扩大美国国家利益为目的。

应用对策型取向产生于“二战”期间的战争需要,并成为美国中共党史研究的最初取向。20世纪40年代,美国为了适应其战争需要,开始招募大批中国研究专家进入政府机构。其中比较有代表性是费正清(John King Fairbank)、拉铁摩尔(Owen Lattimore)等。这些中国研究专家进入政府机构后,利用其掌握的知识,直接为美国国家利益服务。因而他们的成果就直接打上了应用对策的标志。20世纪40年代,费正清来华。期间,他对中国和中国共产党产生了直接的感性认识,在此基础上,他开始发表关于中国和中国共产党研究的观点。①这一时期以及之后,费正清对于中国和中国共产党的研究基本上都是围绕如何维护和扩大美国国家利益展开的,具有鲜明的应用对策的特点。1946年,费正清在分析中国革命发生时就强调:“重要的问题不在于这场革命能否发展,而在于如何发展。”“我们的问题是如何为了自己的恰当利益而对中国的革命运动施加影响,使它不致于为国家牺牲个人,不致于使中国从属于某个大国,或被铁幕围住,断绝与外界的来往。”[1](P319)由此可见,在费正清创立现代中国学之初,他就把应用对策界定为中国共产党及中共历史研究的取向。

当前,这类取向主要体现在美国智库的当代中国研究中。以维护和扩大美国国家利益为目的的应用对策研究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