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人社区>> 更多

 李崇富  赵智奎
 李伟  金民卿
 王宜秋  习五一
 李晓勇  贺新元
 郑萍(鄭萍)  黄艳红
 王永浩  陈亚联
 彭海红  王佳菲
 李建国  贾可卿
 陈志刚  龚云
 戴立兴  于晓雷

学术图片>> 更多

社会调查

孙英臣:“微时代”的农村基层网络党建——关于农村基层网络党建的调研报告
 
 
 

来源:《中共杭州市委党校学报》2013年第3期

 

【摘要】:“微时代”的信息传播速度更快、传播范围更广、传播内容更具有冲击力和震撼力,我们应当紧扣“微时代”的脉搏,创新农村基层党建理念和路径,大力推进农村基层网络党建。着力提升农村基层领导干部的网络素养,提高他们运用网络做好农村基层党建工作、推进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能力,开办专门的基层党建网站,建立网上党支部,开展经常性的农村基层网络党建主题活动,全面提升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的水平。

【关键词】微时代;农村基层网络党建;基层党建

 

 

党的十八大报告强调:“创新基层党建工作,夯实党执政的组织基础。党的基层组织是团结带领群众贯彻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落实党的任务的战斗堡垒。”“全面推进各领域基层党建工作,扩大党组织和党的工作覆盖面,充分发挥推动发展、服务群众、凝聚人心、促进和谐的作用,以党的基层组织建设带动其他各类基层组织建设。”学习贯彻落实十八大精神,适应时代发展要求,创新基层党建工作,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开展基层网络党建工作。

一、开展农村基层网络党建工作,夯实党在农村的执政基础

()适应“微时代”要求创造性地开展农村基层党建工作

当今时代,信息技术和互联网发展日新月异,人们刚刚惊叹网络时代来临,以微博为传播媒介的“微时代”已经延展至经济、政治、文化乃至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各个角落。在“微时代”,由于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各类移动便携的终端大行其道,信息传播速度更快、传播范围更广、传播内容更具有冲击力和震撼力,并呈现出这样一些特征——“指尖化”:微博博主只需用指尖轻按手机按键即可通过飞信、QQ、微信等传播工具随时随地传播新鲜事件,得心应手地上传图片视频,这彻底颠覆了既往的信息传播模式;“裂变化”:信息以核裂变方式传播,这种传播是几何级的,不仅传播速度极快,而且传播范围极广,传播方向难以控制;“民主化”:由于微博发布的便捷和廉价,每个微博博主都有可能成为信息传播的中心和新闻的源头,自由地表达思想和意愿;“碎片化”:140字的微博文字限制使得微博信息缺乏逻辑性、系统性、完备性和浏览深度,信息传播由此呈现出“碎片化”特征;“公开化”:微博从发布到转播再到评论,都是以广播的形式进行的,整个过程完全公开;“互动化”:微博用户黏性很高,这主要源于其对交流互动的渴望和依赖,这种交流互动已经成为微博用户的一种行为习惯。

作为一个创新型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我们党一直强调要坚持用时代发展要求审视自己,坚持把握时代特征开展党建工作,强调要在世界形势深刻变化的历史进程中始终走在时代前列。悄然来临的“微时代”,有着极为鲜明的时代特征和极为明确的时代发展要求,如何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开展基层党建工作,关系到我们能否夯实党执政的组织基础,能否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因为互联网绝不只是网虫们的天下,微博也绝不只是年轻人的狂欢。进入“微时代”,微博、微信、飞信、QQ、MSN等通过手机、互联网、平板电脑等平台铺天盖地而来,如水银泻地般无孔不入,迅速地蔓延至不同国家、不同社会、不同民族、不同地域、不同行业、不同团体、不同年龄段、不同联络圈,其对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的冲击是强劲而持续的。可以想象,当微传播成为一场全民参与的传播,当数亿微博用户(新浪微博注册用户突破3亿,腾讯微博注册用户高达3.73亿)集体围观并发声,其冲击力该有多强,其影响力该有多大。在这样一个时代,农村基层党建工作如果弃网络而不顾、摒微博于门外,无疑是墨守成规、固步自封,注定会落伍于时代。

()“微时代”农村基层网络党建的实践探索与理论总结

20095月,山东临朐县建立“临朐e支部”,把不同地区、不同单位、不同阶层中行业相近或有共同兴趣追求的党员,以网络方式凝聚在一起,在网络上探索建立虚拟的党支部,开辟了党组织活动的新空间。此后,重庆、云南等地党组织相继成立网上党支部,建立起了开放式、多层次、立体化的基层党建工作新模式。许多地方党组织和党员领导干部积极探索、不断创新,将信息技术和网络技术与党建工作进行深度融合,构建起了传播快、效率高、互联互通、覆盖广泛的基层网络党建平台,为基层党建工作插上了信息网络技术的翅膀,提高了基层党建工作的科学化、现代化水平,有效地拓展了基层党建工作的深度和广度。在战争年代,我们党作出了“把支部建在连上”的伟大创举;在“微时代”,“把支部建在网上”也是一种创举。网上党支部以网络为平台开展基层党建工作,具有开放性、虚拟性、互动性和高效性,可以加强党员管理监督、增强学习宣传效果、提高党务工作效率、丰富组织生活形式,部分地担负起了实体党支部应履行的职责,成为基层党组织的一种有效延伸。[1]这表明,在“微时代”,基层网络党建已经成为基层党建工作的新载体、新阵地。

农村网上党支部的建立以及农村基层网络党建的风生水起,让这一新生事物迅速走进党建研究学者的视野。他们经过研究后普遍认为,以网上党支部为标志的农村基层网络党建意义重大,一是打破了时空限制,使党员可随时随地开展组织活动,在真正意义上实现了党建的全覆盖;[2]二是将党建工作覆盖面进一步向网络虚拟社会延伸,是新形势下加强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的新实践;三是充分利用新兴媒体建起了信息传输的“高速路”,筑起了农民培训的“主阵地”,架起了干群沟通的“连心桥”,办起了农民学习的“大课堂”;[2]四是丰富了党建工作内涵、拓展了党建工作渠道,切实提高了基层党建工作科学化水平,使农村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得到充分发挥。[3]而这一切的最终成果是夯实了党在农村的执政基础。

()在“微时代”推进农村基层网络党建的现实意义

党的基层组织是党的全部工作和战斗力的基础,也是党领导和执政的重要基础,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必须全面推进党的基层组织建设,夯实党的执政基础。在“微时代”推进党的农村基层组织建设,加强农村基层网络党建是体现时代特征、符合时代要求的创新之举,也是夯实党在农村执政基础的有力措施,具有极为重要的现实意义。其一,可以提高广大农村党员干部的思想政治素质。通过开辟网上宣传阵地,设立“时代先锋”“党群联动”“三会一课”“支部活动”等栏目,可为党员提供电子版思想理论学习资料,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武装广大农村党员干部的头脑,提高他们的思想政治素质。[4]其二,可以充分发挥党在农村基层组织的核心领导作用。通过开通网上谈心交流室、网上调查研究室、网上党员活动室,利于密切党员与党组织之间、党员相互之间的联系,建设一个团结、坚强、群众拥护的好领导班子,巩固党支部的领导核心地位,增强农村基层党组织的创造力、向心力、凝聚力、带动力和战斗力。其三,可以建立健全农村基层组织建设常抓不懈的工作机制。通过建立网上党务监控平台,对正在开展的各项工作实行在线监控和工作督查,确保各项工作都正常运转,推动各项决策都落到实处,进而实现以信息化促进党建精细化管理的目标;通过经常性的网上咨询服务,还可为农村基层党员群众提供各种服务,实现服务信息化,健全和完善党组织、党员联系和服务群众的工作机制;通过网上党内监督平台,在线受理党员举报并及时予以查办,增强党内监督的普遍性、迅捷性和实效性。[5]

“微时代”的农村基层网络党建是一项系统工程,要把执政能力建设和先进性建设作为基层网络党建的主线,把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作为农村基层网络党建的重要目标,把以人为本、执政为民、提高党员队伍整体素质、推进党内民主政治建设、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作为农村基层网络党建的重要内容,在覆盖本地党员群体的网络空间,全面加强党的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反腐倡廉建设和制度建设,全面提高党的建设科学化水平。[4]

二、农村基层网络党建现状及存在的主要问题

为了解和掌握“微时代”的农村基层党建现状,深入调查研究农村基层网络党建存在的问题,有针对性地提出做好农村基层网络党建工作的意见和建议,笔者面向河北省乡镇党委书记开展了农村基层领导干部网络党建问卷调查,共发放问卷1098份,回收问卷955份,回收率86.98%,其中有效问卷888份,有效率92.98%。接受此次问卷调查并填写有效调查问卷的乡镇党委书记共888人,平均年龄为43岁;男性855人,占96.3%,女性33人,占3.7%;学历为大专的138人,占15.5%,学历为本科的683人,占76.9%,学历为硕士研究生的65人,占7.3%,学历为博士研究生的1人,占0.1%。

通过这次农村基层领导干部网络党建问卷调查,笔者深感农村基层领导干部的网络素养亟待提升,农村基层网络党建现状令人忧虑。

()农村基层领导干部的网络认知状况普遍较差

网络是当今时代的第一传播媒介,其传播速度之快、传播范围之广、传播影响之大已经远远超过报纸、杂志、广播、电视。在一定意义上讲,对于网络的认知程度决定了一个人、一个组织运用网络的能力。所谓认知,是指通过形成概念、知觉、判断或想象等心理活动来获取知识的过程,这一过程可以是人为的,也可以是自然的;可以是有意识的,也可以是无意识的。农村基层领导干部对于网络的认知,也分为人为的、有意识的和自然的、无意识的两类。作为农村基层党组织的主要负责人,无论是人为的、有意识的,还是自然的、无意识的,乡镇党委书记对于网络的认知程度、运用程度,与农村基层网络党建工作的水平关联度极高。但笔者通过问卷分析发现,农村基层领导干部的网络认知状况普遍较差。

在回答“您每天上网的时间有多长”时,选择“偶尔上网”的为412人,占46.4%;选择“1小时左右”的为384人,占43.2%;选择“2~3小时”的为83人,占9.3%;选择“4小时以上”的为6人,占0.7%。在回答“您的触网方式主要有哪些?”时,选择“浏览网页、看看新闻”的为864人,占97.3%;选择“使用手机上网”的为223人,占25.1%;选择“使用QQ、MSN等即时通讯工具”的为138人,占15.5%;选择“开通并经常使用博客或微博”的为37人,占4.2%;选择“在论坛或BBS上灌水或拍砖”的为5人,占0.6%;选择“网络购物”的为19人,占2.1%。这表明,乡镇党委书记与网络的亲密程度不高,近半数仅仅是偶尔上网,触网方式绝大部分尚处于使用单位配备的办公电脑偶尔上网浏览网页、看看新闻的状态,使用QQ、MSN、BBS、博客或微博的人为数很少。

更令人忧虑的是,在回答“您上网重点关注哪些内容”时,选择“时政”的为860人,占96.8%;选择“财经”的为344人,占38.7%;选择“党建”的为390人,占43.9%;选择“军事”的为289人,占32.5%;选择“文化”的为247人,占27.8%;选择“娱乐”的为145人,占16.3%。这表明,乡镇党委书记对时政问题高度关注,表现出了较强的政治敏锐性,但对党建问题关注度仅为43.9%,不能不说很令人遗憾了。因为乡镇党委书记是农村基层党建工作第一责任人,关注并抓好农村党建工作是其本职,不关注或者抓不好农村党建工作是不称职,甚至是失职。

此外,乡镇党委书记对网络传播重视程度较高,大多数人认为不仅应当经常关注网络,而且应当正确认识网络、善于使用网络,但在“基层领导干部的网络素养”选项中选择“学会包容网络”的仅280人,占31.5%,这表明对网络不肯包容的人数也占比很高,潜在地反映了他们对网络舆论的厌烦情绪,以及对网络莫名的恐惧感。

()农村基层领导干部的网络应对能力亟待提高

媒体应对能力是领导干部必须具备的领导能力、执政能力之一。领导干部应当以积极主动、开放包容的态度对待网络等新媒体,视之为重要的执政资源、执政工具和执政手段,不断提高运用新媒体的能力,加强网络舆论引导,努力凝聚社会共识,为党的建设和经济社会发展营造良好的舆论环境。如果做不到积极主动地善待新媒体、善用新媒体,赢得主动权、打好主动仗,那么,提高媒体应对能力,学会适应网络的规律和特点,坦然、真诚、客观地面对网络等新媒体,便无法成为领导干部最起码的网络素养。尤其是身处农村工作第一线直接与农民群众打交道的乡镇党委书记,必须学会处理与网络等新媒体的关系,避免新媒体将一些工作中的矛盾予以选择性曝光,甚至歪曲事实、扩大事态、造成恶劣影响。但笔者通过问卷分析发现,农村基层领导干部的网络应对能力亟待提高。

在回答“您如何看待信息网络时代党政领导干部应对媒体能力”时,选择“应对媒体能力是信息网络时代党政领导干部的必备能力”的为812人,占91.4%;选择“应对媒体能力在党政领导干部的几种能力中无足轻重”的为31人,占3.5%;选择“当前党政领导干部的应对媒体能力亟待提高”的为744人,占83.8%;选择“当前党政领导干部已经具备了较高的应对媒体能力”的为28人,占3.2%。这表明,乡镇党委书记对党政领导干部应对媒体能力高度重视,而且普遍认为当前党政领导干部的应对媒体能力亟待提高。

在回答“党政领导干部应对网络事件最容易犯的错误是什么”时,选择“麻木不仁”的为343人,占38.6%;选择“不知所措”的为635人,占71.5%;选择“简单粗暴”的为337人,占38.0%;选择“弄虚作假”的为159人,占17.9%;选择“脱离群众”的为107人,占12.0%;选择“站在群众对立面”的为153人,占17.2%。这表明,乡镇党委书记对于网络事件存在恐惧心理,一旦遇到网络事件难免不知所措。同时,他们也认为有些基层领导干部在应对网络事件时容易犯脱离群众、简单粗暴甚至站在群众对立面、麻木不仁、弄虚作假的错误。能够认识到这一点,说明他们对这些错误做法有所警惕,而且持反对和抵制态度。

在回答“您如何看待‘开会发言不抽名烟;出席会议不戴名表;基层视察不打雨伞;灾难发生不露笑容;突发事件不当新闻发言人’等‘官场新警示’”时,选择“基层领导干部极易陷入‘网上被骂,网下加压’的窘境”的为718人,占80.9%;选择“一些基层领导干部极易产生网络‘恐惧症’”的为382人,占43.0%;选择“一些基层领导干部极易患有网络‘麻木症’”的为175人,占19.7%;选择“‘网络围观’与‘人肉搜索’实在令人难以接受”的为361人,占40.7%。这表明,乡镇党委书记普遍对“网上被骂,网下加压”存在心理压力,而且在极大压力之下很烦、很无奈、很难接受,进而有些恐惧甚至麻木。

在回答“您与网民在线交流有哪些顾虑”时,选择“因疏忽大意而说错话、表错态”的为463人,占52.1%;选择“老百姓大多数都变成‘老不信’”的为262人,占29.5%;选择“当场遭受网民的质疑和责难”的为180人,占20.3%;选择“有些网民实在不可理喻”的为293人,占33.0%;选择“网络舆论如同暴风骤雨令人难以接受”的为249人,占28.0%。这表明,乡镇党委书记对与网民在线交流顾虑重重,相当一部分人难以接受网民的质疑和责难,难以承受暴风骤雨般的网络舆论,甚至觉得有些网民实在不可理喻。这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他们与网民的在线交流,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们是绝对不会主动与网民进行在线交流的。

在回答“您认为领导干部应当如何有效应对网络舆情?”时,选择“克服抵制情绪”的为490人,占55.2%;选择“搞好危机公关”的为326人,占36.7%;选择“积极主动应对”的为758人,占85.4%;选择“迅速查明事实”的为599人,占67.5%;选择“及时发布信息”的为575人,占64.8%;选择“公布事实真相”的为582人,占65.5%;选择“加强正面引导”的为675人,占76.0%;选择“消除问题隐患”的为488人,占55.0%。这表明,乡镇党委书记绝大部分认为面对网络舆情应当积极主动应对、加强正面引导,这种应对态度是很正确的;半数以上的人都选择了迅速查明事实、公布事实真相、消除问题隐患,这种应对策略也是很主动的;仅有三分之一的人选择了搞好危机公关,说明大部分人对所谓的“危机公关”持否定态度,他们不愿意把工作重点和时间、精力投向找门路、托关系来消弭舆论风暴。

()农村基层领导干部对网络党建的基本态度和基层网络党建现状

农村基层领导干部对于网络党建抱有怎样的态度,在农村基层网络党建方面做了哪些工作,极大地影响着当地农村基层网络党建的发展水平。笔者通过问卷分析发现,乡镇党委书记对网络党建的基本态度不尽如人意,与之相应,农村基层网络党建的现状也不容乐观。

在回答“您对信息网络时代的理论武装工作怎么看”时,选择“信息网络作为理论学习和宣传平台为理论武装工作提供了新载体”的为737人,占83.0%;“信息网络时代的社会思潮多元化对理论武装工作提出了新挑战”的为612人,占68.9%;选择“理论武装工作必须符合信息网络时代要求、体现信息网络时代特征”的为484人,占54.5%;选择“由于信息来源极为广泛、获取极为便捷,理论武装工作无足轻重、应予淡化”的为27人,占3.0%。这表明,乡镇党委书记对网络时代的理论武装工作还是非常重视的,也意识到信息网络时代的社会思潮多元化对理论武装工作提出了新挑战,认为理论武装工作必须符合信息网络时代要求、体现信息网络时代特征,但也有个别人对加强理论武装工作不以为然。

在回答“您认为信息网络时代理论武装工作最有效的途径是什么”时,选择“出版理论普及读本”的为208人,占23.4%;选择“报纸、杂志、广播、电视等传统媒体”的为592人,占66.7%;选择“专题辅导、集中学习、理论报告会”的为485人,占54.6%;选择“网络、博客、微博、手机报等新媒体”的为460人,占51.8%。这表明,乡镇党委书记半数认同网络、博客、微博、手机报等新媒体,多数还是认同专题辅导、集中学习、理论报告会等传统方式以及报纸、杂志、广播、电视等传统媒体,对运用新媒体开展理论武装工作重视程度还不高。

在回答“您如何看待网络问政”时,选择“网络问政的实质是权力公开透明”的为571人,占64.3%;选择“网络问政的本质是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的为371人,占47.8%;选择“网络问政有利于推进民主政治建设”的为520人,占58.6%;选择“网络问政给领导干部带来严峻考验”的为392人,占44.1%;选择“网络问政利弊共存、利大于弊”的为360人,占40.5%;选择“网络问政利弊共存、弊大于利”的为110人,占12.4%。这表明,乡镇党委书记对网络问政是基本认同的,态度也是比较积极的,而且大部分人对网络问政的实质、网络问政的作用有正确的认知。但也有少数人对网络问政持质疑和不积极态度。

在回答“您认为目前网络反腐败存在的主要问题有哪些”时,选择“缺乏系统的法律支撑”的为547人,占61.6%;选择“领导不重视,网络反腐措施及平台建设形同虚设”的为148人,占16.7%;选择“网络反腐的真实性难以保证”的为699人,占78.7%;选择“对公民举报和言论自由的权利保障不力”的为167人,占18.8%。这表明,乡镇党委书记对目前网络反腐败存在的主要问题的认识分歧较大,耐人寻味的是,他们大多数都选择了“网络反腐的真实性难以保证”这一对网络反腐不无质疑色彩的选项,而对“领导不重视,网络反腐措施及平台建设形同虚设”和“对公民举报和言论自由的权利保障不力”这两个选项普遍不认同。

在回答“您如何看待网络监督与网络反腐”时,选择“网络监督与网络反腐为反腐倡廉建设注入了新动力”的为613人,占69.0%;选择“信息网络系统为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建设开辟了新渠道”的为566人,占63.7%;选择“反腐倡廉网络文化有利于营造廉政教育和廉政文化氛围”的为469人,占52.8%;选择“网络监督与网络反腐泥沙俱下、鱼龙混杂给反腐倡廉建设造成很大混乱”的为184人,占20.7%。这表明,乡镇党委书记对网络监督与网络反腐有比较客观、比较正确的认知,但也有一些人对网络监督与网络反腐不无反感情绪。

在回答“您所在的乡镇是如何开展基层网络党建活动的”时,选择“经常组织党员登录县(市、区)党建网站”的为504人,占56.8%;选择“利用乡镇党建网站开展专项党建活动”的为381人,占42.9%;选择“建立乡镇党建网站”的为291人,占32.8%;选择“建立网上党支部”的为29人,占3.3%;选择“经常向党员发送红色短信”的为161人,占18.1%。这表明,乡镇党委书记对农村基层网络党建重视程度还有待提高,特别是对建立乡镇党建网站、建立网上党支部工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予以开展,说明他们面对“微时代”的严峻挑战有点无动于衷,运用网络开展舆论引导、创新党员管理、推进党内民主、进行组织动员、扩大群众基础的意识更是非常淡薄。

三、在“微时代”做好农村基层网络党建工作的对策建议

()提升广大农村基层领导干部的网络素养

做好农村基层网络党建工作是以乡镇党委书记为核心的农村基层领导干部的重要职责,他们具备什么样的网络素养,他们对网络、对微博的重视程度,他们抓农村基层网络党建的力度,在一定意义上决定着农村基层党建工作特别是农村基层网络党建工作的创新理念、创新路径和科学化水平。因此,必须大力提升农村基层领导干部的网络素养,增强他们的网络认知能力、信息解读能力、网络运用能力。一是要克服“恐网”心理,主动亲近网络。农村基层领导干部要克服“恐网”心理,消除“谈网色变,避网烧身”的网络恐惧症,勇于直面网络围观,进而主动亲近网络,将自己置身于广大人民群众的网络监督之下,学会在网络围观状态下开展工作。二是要学习网络知识,积极融入网络。农村基层领导干部绝不能做“微时代”的“网盲”,为此,要对农村基层领导干部进行网络知识考试,考试内容为最基本的网络知识、最必要的操作技能。在此基础上,鼓励他们进一步自学网络知识、提高用网水平,学会如何使用QQ、MSN、飞信等聊天工具与网友互动交流,如何在论坛发表帖子,如何开设个人博客、微博,如何在论坛中发现民意、关注民生、收集民情、汇聚民智,等等。三是要塑造网络形象,展示亲民风采。在“微时代”,农村基层领导干部要按照党的十八大的要求,着力解决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提高做好新形势下群众工作的能力,塑造良好的网络形象。善于在与网民的互动交流中关注民生热点,千方百计地为农民群众谋利益,最大限度地保护农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善于利用网络搜集和把握社情民意,密切关注网络反映出来的社会公众的思想、意愿和利益诉求;善于在危机和灾难降临之际不躲避、不退缩,亲临现场、果断处置,在稳定人心的同时,赢得网络舆论的支持和广大网民的称赞。

()开办专门的基层党建网站或基层党建网页

目前,从中央到地方,县级以上党委大多开办了党建网站,但专门的乡镇党建网站为数不多。县级以上党建网站虽然大多都有基层党建网页,但其目标受众主要是乡镇党政领导干部及其他基层党组织负责人,对他们进行专题学习辅导,为他们提供党建动态信息,让他们交流党建工作经验,与他们进行实时互动沟通,等等。乡镇开办专门的基层党建网站,目标受众应当是本乡镇全体党员及入党积极分子,可以开设“乡(镇)党委书记在倾听”“咱乡的科学发展”“党章学习问答”“讲党性、重品行、作表率”“党组织与你互动”“真诚请你来监督”“党员信息树”“我为俺村献一策”“支部天地”“创先争优在身边”“普通党员的心声”“党课天天上”“党建微论坛”“与困难群众结对子”等栏目,用老百姓通俗易懂的话说老百姓殷切关注的事,让泥腿子党员登堂入室每天到网上来歇歇脚,通过图文并茂、生动活泼、普通党员喜闻乐见的形式提高用户黏性,让普通党员潜移默化地接受党性教育、感受组织关怀,积极主动地参加党内活动、行使党员权利,满腔热忱地进行干部监督、献计农村发展,从而更好地保障党员主体地位,营造党内民主平等的同志关系、民主讨论的政治氛围、民主监督的制度环境。[6]这样的乡镇基层党建网站贴近农村、贴近农民、贴近实际,可以有力地推进农村党的基层组织建设。

党的十八大报告要求“加强城乡基层党建资源整合,建立稳定的经费保障制度”,因此,应当对各乡镇开办专门基层党建网站从经费上予以保障。如果限于财力和物质条件确实无法开办,也可以整合基层党建资源,在乡镇门户网站开设专门的基层党建网页,或者在县(市、区)委党建网站开通本乡镇党建频道,其作用是基本相同的。

()开设以基层党建为主题的微博或博客

农村基层领导干部开设微博或博客绝不是为了赶时髦、追时尚,也不是摆花架子、搞形式主义,而是为了适应“微时代”要求,更好地开展农村基层党建以及农村经济社会发展各方面工作。只要精心运营微博或博客,就会发现这种新工具不仅能拉近与年轻党员的距离,聚拢很高的人气,而且用它来开展工作可以事半功倍。农村基层领导干部,从乡镇党委书记、乡镇长到党委专职副书记、组织委员、宣传委员,都应当开设以基层党建为主题的微博或博客,且每人都要拥有一定数量的本乡镇党员及入党积极分子“粉丝”和听众,每人每年发布微博不少于200条。微博或博客内容与形式可以五花八门、丰富多彩,怎么能够增强农村基层党组织的凝聚力、向心力、带动力、战斗力就怎么做。[7]譬如,可以是对基层党建工作的安排和部署,有些工作不一定都要开会、发文件,一条微博即可予以安排布置;可以是对基层党建工作的检查与督促,有的时候不一定亲临现场检查督办,微博里提个醒儿、QQ群里打个招呼就很管用,方便快捷,省时省力;可以是对基层党建工作的指导和批评,对有些方面、有些人员的工作指导未必都要当面进行,在微博里点拨一番可以起到同样的作用,而对一些同志的批评通过微博来开展可能效果更好;甚至也可以在微博里谈谈工作中的烦恼、倒倒肚子里的苦水,这样可以让普通党员看到一个有血有肉、可亲可近、形象丰满的乡镇领导干部,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动员和组织全体党员及入党积极分子参与农村基层网络党建

乡镇基层网络党建的目标受众是本乡镇全体党员及入党积极分子,要动员和组织他们积极参与农村基层网络党建活动,决不能使乡镇党建网站或网页沦为乡镇领导干部唱独角戏的“秀场”。一是要摸清底数,通过调查研究搞清楚本乡镇各党支部、党小组的党员及入党积极分子的现状,查一查他们的年龄构成、文化程度、就业状况、经济来源、收入水平、家庭情况、健康状态等等,看一看哪些人具备使用台式电脑、笔记本、ipad和手机上网的条件,哪些人确实不具备上网条件。二是要动员和组织那些具备上网条件的党员及入党积极分子积极主动地参与到乡镇基层网络党建活动中来,把参与乡镇基层网络党建活动作为一项强制性规定,对各党支部、党小组进行检查和评比。三是要分层次资助党员及入党积极分子积极参与农村基层网络党建活动,财政状况好的乡镇可以从党务工作专项经费中列支,财政状况较差的乡镇可以从党费中列支,按月或按年度分层次予以资助,对那些虽然具备上网条件但支付上网费用有困难的党员予以适当资助,对那些暂不具备上网条件的党员予以较高资助(如一次性购置可上网手机),资助款专门用于支付网费、手机费和手机购置。通过上述措施,切实使大多数党员及入党积极分子具备参与农村基层网络党建活动的基本条件。

()利用网络平台开展经常性的农村基层党建主题活动

动员和组织全体党员及入党积极分子登录乡镇党建网站或网页,只是农村基层网络党建活动迈出的第一步,这之后的工作更艰巨、更繁重。如果通过各种措施把大家都聚拢到乡镇党建网站或网页上来了,而这些网站或网页内容空泛、形式单调、毫无吸引力,好不容易聚拢起来的人气也会迅速消散。这就需要乡镇党建网站善于利用网络空间、手机平台开展经常性的基层党建主题活动。

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围绕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在全党深入开展以为民务实清廉为主要内容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着力解决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提高做好新形势下群众工作的能力。”要广泛运用网络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通过开展“推进党内民主的生动实践”主题活动,完善党员干部直接联系群众制度;通过开展“听民声做贴心人”“聚民智网络议政”“惠民生以人为本”主题活动,坚持问政于民、问需于民、问计于民,从人民伟大实践中汲取智慧和力量;通过“改进文风会风,整治庸懒散奢”主题活动,坚决克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以优良党风凝聚党心民心、带动政风民风,等等。[7]

这些活动要突出实践性、参与性、创新性、实效性和吸引力,吸引每一位党员及入党积极分子都参与到活动中来。与此同时,这些活动还要有组织、有动员、有计划、有安排、有人气、有声势、有检查、有评比、有开头、有收尾,绝不能虎头蛇尾、有始无终,更不可花拳绣腿、流于形式。通过这样一些主题明确、内容丰富、载体多样、形式新颖的基层党建主题实践活动,进一步加强农村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进一步发挥农村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使农村经济社会各项工作不断实现突破,使广大农民群众切实得到实惠。

()把支部建在网上——建立网上党支部

战争年代,我们党作出了“把支部建在连上”的伟大创举;在“微时代”,“把支部建在网上”也是一种创举。网上党支部以网络为平台开展基层党建工作,具有开放性、虚拟性、互动性和高效性,可以加强党员管理监督、增强学习宣传效果、提高党务工作效率、丰富组织生活形式,部分地担负起实体党支部应履行的职责,成为基层党组织的一种有效延伸。网上党支部应当发挥如下功能:一是党务管理功能,实现对党员的网上动态管理,如在网上进行实名注册、党务办公、党员发展、组织关系接转、党费收缴、选举票决等等,提高党务管理效能。二是宣传教育功能,把网上党支部建设成为党的网上宣传阵地、网上教育基地,为党员提供电子版党建图书、党建视频资料和党内文件汇编等数字化党建资料,开辟“网上党校”、设立“网上党课”,图文并茂、音像并举地宣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宣传科学发展观这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最新成果。三是党员联系功能,开通网上谈心交流室,密切党员与党组织之间、党员相互之间的联系,增强农村基层党组织的创造力、向心力、凝聚力、带动力和战斗力。四是咨询服务功能,为农村基层党员群众提供就业信息指导、党员生产生活服务,实现服务信息化,健全和完善党组织、党员联系和服务群众的工作机制。五是监控监督功能,通过建立网上党务监控平台进行在线工作监控和工作督查,通过网上党内监督平台增强党内监督的普遍性、迅捷性和实效性。

 

【参考文献】

1]辛桂梓.网络党建[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11.

2]马利.对互联网与执政党建设的思考[J].新闻战线,2009(9).

3]王波.对创新网络党建模式的思考[N].中国组织人事报,2011-12-30.

4]吴小军.充分发挥网络党建功能不断提高党的建设科学化水平[J].理论建设,2012(4).

5]崔茂虎.网络党建:拓展一片新天地[N].学习时报,2012-9-24.

6]陈远章.使基层党建工作成为科学发展的强大引擎[N].人民日报,2012-8-1.

7]孙忠良,衣永红.“微博问政”与执政党群众路线的新发展[J].中共杭州市委党校学报,2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