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人社区>> 更多

 李崇富  赵智奎
 李伟  金民卿
 王宜秋  习五一
 李晓勇  贺新元
 郑萍(鄭萍)  黄艳红
 王永浩  陈亚联
 彭海红  王佳菲
 李建国  贾可卿
 陈志刚  龚云
 戴立兴  于晓雷

学术图片>> 更多

海外撷英

崔殿超:西方经济学家如何看马克思经济学
 
 
 

 

核心提示:马克思经济学对一些西方经济学家产生了深刻影响,熊彼特是比较突出的一位。熊彼特非常赞赏马克思对经济变迁过程的理解,并认为马克思是一位伟大的经济学家。

 

在西方,一些现代经济学家根本没有读过马克思的著作。改革开放后,中国的经济学家对西方经济学盲目崇拜,对马克思经济学则持轻视和不屑的态度。但事实上,很多西方经济学家并不排斥马克思经济学,相反,他们承认马克思对经济学的贡献。

 

西方经济学家指出马克思经济学的主要贡献

 

美国学者布鲁与格兰特所著的在西方较为流行的《经济思想史》认同马克思是最早提出经济周期理论的经济学家之一,马克思指出经济周期波动是资本主义的一个常见现象。与现代分析不同,马克思理论将经济周期和经济发展联系在一起,有学者认为,这是马克思对古典政治经济学作出的主要贡献。它与现代将经济周期和经济发展分别分析的理论相比具有优越性。有西方学者认为,马克思的这一理论是经济周期理论,同时也是一种经济发展理论;一种技术变革理论,同时也是一种就业和收入分配长期理论。

 

布鲁与格兰特认为马克思对经济学还有其他一些贡献:在为经济学创建一个适当的价值理论的努力中,马克思是一个重要的参与者,使用劳动价值论构造的那些理论激励经济学家们去探索理解交换价值的其他途径;马克思正确地预测了大规模企业和垄断力量的增长,在分析现实世界的市场时,经济学家不再假设世界是如斯密所描述的原子式竞争企业构成的社会;马克思将替代效应应用于劳动节约型资本的研究,他还比他的先辈们更为详尽地讨论了劳动节约型创新;此外,马克思还强调动态分析。

 

针对市场经济运行中的协调问题,马克思的另一个观点更为深刻,即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根本矛盾是生产的社会化和私人所有制之间的矛盾,生产的社会化要求生产的各个部分之间尤其是生产资料部门和生活资料部门保持一定的比例,而私人所有制阻碍其无法实现,这令市场经济无法实现协调,经济周期波动不过是其表现之一。

 

在马克思看来,私有制下不可能解决市场经济的协调问题,这是资本主义灭亡的主要原因,结合其他分析如剩余价值、剥削、贫富分化、阶级斗争等,他设想以公有制取代私有制解决市场经济这一核心矛盾。在现实中,马克思的设想演变为由国家主导的公有制下的计划经济,后来证明这是一种需要改革的经济制度。然而,凯恩斯发明的政府干预和福利制度大大减缓了市场协调与社会分化的冲击,令资本主义依然健在。

 

现代的新古典经济学使用瓦尔拉斯一般均衡分析作了几个假定,如信息完全、假想的拍卖人等,轻而易举地破解了市场经济中供求协调这个难题,不过它是非现实的,像个虚构的神话。除了一般均衡理论,市场经济的协调还在现代经济学中衍生出了其他经济学研究话题和思想倾向。市场经济的协调难题可以在信息层面归结为信息不完全。奥地利学派坚持信息不完全的现实假定,将市场经济运行理解为一个主体不断对决策纠偏和协调的“市场过程”,在市场过程中,新古典经济学倾全力构造的均衡结局或许永远无法实现。对主流观点的小幅修正派生出了不确定性经济学和信息经济学,它们不再坚持信息完全的假定,但依然把最优化作为基本的分析工具。均衡与非均衡以及与之相联系的经济周期波动是宏观经济学各学派关注的主题,近年来它已经跃升为宏观经济学的核心问题。在现实世界,经济周期性波动始终是市场经济运行的一个特征。美国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超过18年的时间里只发生过一次相对较小的衰退,美国经济学界有人据此乐观地认为美国经济的周期性波动已经大大缓和甚至消失了,但2008年的金融危机粉碎了这种幻想。

 

马克思与熊彼特的观点具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马克思经济学对一些西方经济学家产生了深刻影响,熊彼特是比较突出的一位。熊彼特非常赞赏马克思对经济变迁过程的理解,并认为马克思是一位伟大的经济学家。西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斯威齐指出,熊彼特和马克思都把生产方法的变更看成是资本主义的一个根本特征。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不是也不可能是静态的,它在其内在力量的推动下一直处于变化之中。同马克思一样,熊彼特也认为从长期看,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将导致其崩溃。

 

西方学者塞利格曼指出,马克思的简单再生产论与熊彼特的周而复始的经济观点具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两者都是静态模型。马克思和熊彼特都认为企业家职能正逐渐丧失,而且其速度越来越快。马克思在其论及信贷问题的著作中指出,由于公司制的普遍推行,功能资本家正在转变为他人钱财的管理者,同时业主则转变为单纯的资本出借者。

 

然而,熊彼特与马克思存在着一个根本分歧,马克思谴责资本主义,熊彼特则钟爱资本主义。这种分歧或许源于马克思对人性的理解。马克思认为,人生下来像白纸,其人性是由经济制度即生产关系或所有制塑造的,资本主义私有制决定人的自私自利,尔虞我诈,所以,资本主义私有制应该消灭。与之相反,西方经济学家可能认为,人有固定不变的自利的人性,经济制度应该去适应人性,而不是抑制它。熊彼特则认为资本主义具有冒险和创新精神,它不断扩大生产能力和生产越来越多的商品,这是一个经济成功的标志,这是他拥护资本主义的主要原因。

 

西方一些学者将马克思经济学数学化

 

即使是对马克思经济学持批判态度的人也承认马克思经济学存在有价值的内容,但这些内容并不能融入西方主流经济学,一方面,两者存在一些人所共知的直接冲突;另一方面,马克思经济学没有模型化或数学化,而模型化已经成为西方经济学界学术评价的首要标准。或许正是因为后者,西方一些学者将马克思经济学数学化了。他们使用个体最优化和均衡分析构造了再生产、剥削、利润率下降、经济危机、价值规律等传统马克思经济学的论题,这些都是当年马克思用来证明资本主义制度不合理和衰败的。数学化的马克思经济学中不乏生产技术、一般均衡、凸生产集、马克思均衡等西方新古典经济学的术语,因此,这些理论被称为新古典马克思主义。数学化的马克思经济学包含了对传统理论的创新,但是,如同一般的西方马克思主义一样,数学化的马克思经济学中马克思主义的内核还在,它坚持批判资本主义,主要关注利益关系而非资源配置。

 

 

《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