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人社区>> 更多

 李崇富  赵智奎
 李伟  金民卿
 王宜秋  习五一
 李晓勇  贺新元
 郑萍(鄭萍)  黄艳红
 王永浩  陈亚联
 彭海红  王佳菲
 李建国  贾可卿
 陈志刚  龚云
 戴立兴  于晓雷

学术图片>> 更多

海外撷英

郭翠萍:捷克社会民主党的历史与现状研究
 
 
 
 

 

【摘要】捷克社会民主党成立于19世纪末,自1918年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成立以来,社会民主党就是主要的执政党之一。二战后不久,捷克斯洛伐克进入社会主义时期,社会民主党的作用受到限制。冷战结束后,捷克社会民主党成为主流左翼政党,它两度上台执政。近年选民支持率居高不下,它现阶段面临的难题是在如何在政党竞争中与其它政党结成执政联盟,重新走上执政地位。

【关键词】捷克;社会民主党;历史;政党政治

 

 

捷克社会民主党是当今捷克各政党中最为重要的左翼政党。自19世纪末成立以来,就在议会政党政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冷战开始后,社会民主党的历史作用遭到限制。冷战结束后,它两度上台执政。从近期看,它虽失去了执政权,但仍是现执政党公民民主党最有力的竞争对手。研究捷克社会民主党的历史源流与现状,对于深刻认识捷克政党政治与政坛格局的发展有重要意义。

一、捷克社会民主党的历史源流

1897年,捷克地区成立了捷克社会民主党,但这一时期,捷克地区在奥匈帝国的统治下,该党作为统一党奥地利全国社会民主党的组成部分而存激进的革命措施。但该党在领导工人向政府争取普选权和八小时工作日的斗争中,发挥了很大的历史作用。在1905年的议会选举中,捷克社会民主党获得了38%的选票,成为整个奥匈帝国中最强大的社会民主党。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奥匈帝国瓦解,在其原领土上诞生了一些新的民族国家,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就是其一。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是一个经济上最富裕、工业上最发达的国家。在捷克国土上集中了原奥匈帝国采煤量的80%以上和全部工业生产的四分之三左右。①这一时期,捷克主要的政党有农民党、民族民主党、人民党、民族社会党及社会民主党。捷克社会民主党与其他资产阶级政党组成了民族委员会。1918年11月,包含了各政党的民族委员会扩大会议成立了临时国民会议,捷克斯洛伐克社会民主党是国民议会中最主要的政党之一。②

1919年3月,共产国际在莫斯科成立。在此期间,社会民主党内的博护米尔·什麦拉尔、安托宁·萨波托斯基和约瑟夫·哈肯等人结成了革命左派,他们也日益被称作马克思主义左派。共产国际对社会民主党左派产生了重要影响。1919年6月,捷克斯洛伐克举行第一次普选,社会民主党人同民族社会党人一起获得了将近半数的选票。社会民主党右派领袖弗拉基米尔·图萨尔出任总理。1920年2月,国民议会通过了宪法。4月,在众议院和新成立的参议院选举中,社会民主党在捷克和斯洛伐克地区均占优势。1920年9月末,社会民主党召开第十三次代表大会,在这次大会上,革命左派占到支配地位,大会宣布赞成共产国际的原则,大多数社会民主党的代表都表示支持拥护共产国际。12月,社会民主党左派领导了无产阶级罢工。1921年5月举行的捷克斯洛伐克社会民主党左派大会,采取了具有历史意义的行动。这也是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的成立代表大会。1925年,社会民主党在议会选举中遭遇失败,失去了联合执政地位。直至1929年秋议会选举,社会民主党再次进入由农民党主导的执政联盟。

二战发生后,捷克斯洛伐克被希特勒德国吞并,社会民主党与其他资产阶级政党合并为民族统一党。捷克斯洛伐克政府流亡英国。1945年4月4日,伦敦流亡政府辞职,捷克斯洛伐克成立了战后第一届捷克人和斯洛伐克人的民族阵线政府。社会民主党主席兹德涅克·费林格出任总理。除了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外,参加新政府的还有社会民主党、民社党、人民党和斯洛伐克民主党。

1946年,捷克斯洛伐克举行了战后第一次国民议会的选举,共产党获得了38%的选票,社会民主党的选票位列第二,两党加在一起的席位超过半数,共产党领导人哥特瓦尔德成为新政府的总理。从1947年起,由于对各项经济和社会政策的持不同意见,共产党与其他政党的关系变得紧张起来。1948年2月,捷克斯洛伐克发生了“二月事件”。此后,除共产党之外,其他政党均被取缔。6月27日,社会民主党清除了党员的右翼领导,并合并入共产党。直至1989年捷克斯洛伐克剧变后,社会民主党恢复了其名称和组织。

可以说,自19世纪末成立至20世纪初,捷克社会民主党秉承社会民主主义理念,在捷克斯洛伐克政坛久经实践,积累了丰富的政党竞争及执政经验。同时,这一历史时期的社会民主党中的革命左派也是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的前身。社会民主主义在捷克有着如此悠久的历史传统也是社会民主党在当今的政党竞争中受到众多选民支持的重要原因。

二、社会民主党的主要理念及政治目标

1993年,捷克斯洛伐克分裂为捷克和斯洛伐克两个国家。捷克斯洛伐克社会民主党改名为捷克社会民主党。在捷克各政党中,社会民主党是最具有实力的左翼政党。社会民主党奉行自由、公正、团结互助的基本价值,在实际政策中推行社会民主主张。在政治上,支持议会多党制,三权分立和法治国家。主张保护人权,加强对侵犯人权行为的监督机制,确立一个多元化的自由、团结的社会。在经济上,主张发挥市场经济作用的同时,国家也要发挥对经济的调控作用。主张推动中小企业的发展,创建健康的市场竞争环境,提高企业竞争力,明晰企业所有权,实现企业高效私有化。在社会政策上,社会民主党主张建立福利国家,政府在营造社会公正和团结的基础上保护工人和其他劳动者的利益,发挥国家在教育、医疗、养老和文化领域的积极作用,给予每个公民自由发展的平等机会。国家要关注弱势群体,尤其要为青年人创造就业机会,防止社会两极分化。

另外,欧盟立场问题是欧洲政党必须回答的问题。在中东欧国家,持自由主义的中右翼政党一般主张加入欧盟,支持欧洲一体化;左翼倾向的政党则指责自由主义的右翼政党以欧洲一体化的名义忽视了“民族利益”。但在捷克,最大的右翼政党公民民主党对加入欧盟、欧盟一体化及欧盟准入政策持怀疑态度,社会民主党则积极支持欧洲一体化。1998年中东欧六国入盟谈判开始进行,各国国内政策日益受到欧盟规则的影响,欧洲一体化问题作为一种政治资源日益显示出它的价值。这一时期政党的立场逐渐产生分歧并固化。90年代后期,捷克还未加入欧盟,捷克总统瓦茨拉夫·克劳斯曾经是公民民主党主席,在他领导公民民主党期间就一直对欧盟持“欧洲怀疑主义”的态度。所谓“欧洲怀疑主义”,就是一些欧盟悲观主义者,他们虽然赞同欧洲一体化,但是批评欧盟实际的发展进程。③克劳斯反对欧洲一体化,主要体现在反对共同的农业政策,同时,他主张保护捷克国家的自治,免受“布罗塞尔官僚主义”的攻击④。社会民主党则一贯赞同欧洲一体化,这一立场使它获得了国际社会的认可。由于地处中欧,更由于历史上与西欧的紧密联系,与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相比,捷克人更容易接受自己国家的欧洲身份。这一立场显然有利于社会民主党的发展。

1995年4月,捷克社会民主党在代表大会上提出了竞选纲领,准备1996年大选。该纲领提出了民众最为关心的住房、教育、医疗保险等问题。在1998年6月的议会选举中,社会民主党一举成为议会第一大党,之后由其主导组建政府,开启了冷战结束后左翼社会主义党执政的历史。2002年,社会民主党再度赢得了议会选举的胜利,与其他政党联合执政。其执政理念和政治目标是:在经济上,把恢复经济增长作为首要目标,同时提出增加社会福利的一系列措施。2005年,接任总理一职的伊日·帕劳贝克在其施政纲领中也宣布政府的首要任务是实现经济增长、起草退休制度改革纲领、减少低收入人群的税收、降低失业率。同时,加强企业经营和进出口的管理。通过这些措施,社会民主党在两次上台执政期间使捷克国民生产总值止跌回升,经济保持了平稳运行的态势。但存在政府财政赤字加大、公共债务居高不下、外贸逆差扩大等问题,这引起了选民的不满。在外交上,主张“回归欧洲”,并部分实现了“回归欧洲”的目标,1999年,捷克加入北约,2004年,捷克正式成为欧盟成员国。

总的来说,社会民主党执政期间,实施了一些提高公民福利、建立福利国家的具有社会民主主义意识形态的政策措施,但社会民主党在今后的政治角逐中要解决的最大难题恐怕是既要坚持民主社会主义理念,增加社会福利,又要保证以市场化为中心的经济发展,才能赢得众多选民的支持。

三、捷克社会民主党与公民民主党的竞争与合作

自捷克斯洛伐克剧变以来,社会民主党在议会选举中得到选民支持率一直处于上升趋势,是公民民主党最大的竞争对手。现阶段,捷克的执政党为公民民主党。公民民主党是主流右翼政党,是冷战结束后执政时间最长的政党。

从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历次的议会选举结果看,公民民主党数次夺得执政地位。公民民主党由1989年成立的捷克斯洛伐克反对派组织“公民论坛”演变而来,在1992年6月的大选中,它联合天主教民主联盟首次参加选举,共获得了29.7%的选票,是选民支持率最高的,也因此获得了执政地位。共产主义后继党捷克—莫拉维亚共产党(以下简称捷摩共)则位列第二,获得了14.1%的选票,社会民主党获6.5%的选票。

1996年是捷克共和国独立后的首次选举,公民民主党得到了29.6%的选票,获得执政权。1998年捷克提前举行大选,社会民主党获得了32.3%的最高支持率,公民民主党则获得了27.7%的支持率,之后,两党建立了执政联盟,联合执政。2002年的议会选举中,公民民主党输给了社会民主党,首次失去了执政地位。2005年,捷克社会民主党作为少数派政府经历了严重的信任危机。由于公民民主党的不断发难,执政的社会民主党在四年任期内组建了三届政府。

在2006年的大选中,公民民主党获得了35.4%选票,它与天主教民主党及绿党联合建立了执政联盟。2010年5月的大选中,公民民主党的支持率是20.22%,低于社会民主党22.08%的支持率,但是保守政党“尖峰9”获得了第三位的16.7%的支持率。社会民主党领导人帕劳贝克在选举后辞去了职务。公民民主党,尖峰9,公众事务三个右翼政党组建政府,公民民主党主席皮特·尼卡斯(Petr Necas)出任捷克总理。

可以说,从1996的大选开始,社会民主党虽然成为公民民主党的最大竞争对手,但是由于其它左翼政党支持率的不稳定,左翼政党之间难以形成有力的合作,这种形势有利于形成以公民民主党为首的右翼政党的联合执政。但也应看到,以政党联合为基础建立的捷克弱势政府执政中会出现诸多困难。

从2010年的议会选举结果看,虽然社会民主党得票率最高,但整体而言,左翼政党在选举中不敌右翼和中右翼政党,难以组建新政府。可以说,社会民主党和公民民主党两大党垄断政治舞台的格局已被打破。在此次选举中两党得票仅为42.3%,失去了组阁的主导权,不得不重视其它政党。两大政党力量削弱还表明,捷克民众对两大政党垄断政治舞台的局面已经厌倦,希望有新生力量和政党代言他们的诉求。捷克最大右翼政党公民民主党主席内恰斯说,选举结果表明,公民民主党失去了很大一部分选民的信任,必须进行改革。新组建的中右翼政党尖峰9和公共事务党异军突起,成为捷克政坛重要的政治力量。但总体看,公民民主党仍将对捷克政局产生长期的影响。在这次选举中,左翼政党选举成功但难以组建执政联盟。

社会民主党、捷克—摩拉维亚共产党(以下简称捷摩共)是捷克最主要的左翼政党,社会民主党与捷摩共在大选中难以形成合作的局面是捷克左翼政党争取执政地位面临的难题。1998年,社会民主党在议会选举中虽然一跃成为第一大党,但因未过半数仍无法单独组建政府,它不愿与捷摩共合作,却与右翼政党公民民主党达成了执政联盟。2002年,社会民主党在议会选举中再次获胜,成为最大执政党,但它仍然没有与捷摩共合作执政。

从历年议会选举竞争中,捷摩共议会选举成绩总体远远低于社会民主党。在1990年6月的联邦议会选举中,捷共在人民院得到13.5%的支持率、15个席位,在民族院得到13.8%的支持率、12个席位。虽然排在第二大党的位置,但远远落后于公民论坛。社会民主党的竞选成绩则是4.1%。在1992年6月大选中,捷摩共联合捷克地区部分左翼团体组成了名为“左派集团”的竞选联盟并最终获得14.1%的支持率、35个席位,成为最大的反对党。尽管如此,“左派集团”还是没有足够的影响力阻止右翼政党上台,也没有能力阻止总理克劳斯和斯洛伐克“政治强人”梅恰尔的“分家”决定。社会民主党则获得了6.5%的支持率。1996年,捷克举行独立后的首次议会选举,社会民主党支持率从此远远超过捷摩共。这次选举它获得26.4%的支持率,是议会第二大党,捷摩共获得10.3%的支持率,列议会第三大党。捷克社会民主党的异军突起,不但对公民民主党构成严重威胁,同时对捷摩共也是一种打击。因为同为左翼政党,捷摩共的生存和发展空间更加有限。1998年的议会选举中,由于国民经济滑坡和捐款丑闻,以及公民民主党内部的分裂,捷克社民党得到32.3%的支持率和74个席位,一跃成为第一大党。而捷摩共仅得到11%的支持率和25个席位,仍是第三大党。社民党虽然在议会拥有很大优势,但组阁却产生了困难。社民党宁肯与右翼的公民民主党达成协议,也不考虑与捷摩共的合作问题,使得捷摩共的处境非常尴尬。在2002年、2006年、2010年的议会选举中,社会民主党的支持率都远远高于捷摩共。2002年的选举,对于捷摩共来说,18.5%的支持率是其历史上最好的选举成绩,此后,它一直都处于下降趋势。2006年支持率下降到12.8%,2010年捷摩共的支持率下降到了11.27%,虽位列第四大党,仍不能进入政府。

两大左翼政党为何难以合作?究其原因,剧变后社会民主党与捷摩共虽都属左翼政党,但在其主张上仍有很大区别。首先,两党最大的区别在于意识形态。社会民主党奉行西欧社会民主党的理念,主要是强调自由、民主是社会主义的基本价值所在。捷摩共虽然接受了多党政治,但是作为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的后继党,形成了区别于其它政党的独特意识形态,被其成员称作“新共产主义”。有学者称,“捷摩共是最不社会民主化的和组织上最不像西欧左翼政党的。”⑤它的“新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主要体现在:在捷克社会发展道路上,捷摩共始终坚持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反对私有化,主张扶植和保护国有企业;在社会政策方面,坚持有利于雇佣者和社会弱势群体利益的政策。其次,在加入欧盟的立场上,两党观念相去甚远。社会民主党十分重视强调捷克国家的欧洲身份,重视加入欧盟,甚至与公民民主党一向持有欧洲怀疑主义的态度相比,社会民主党更亲近西欧大国。自国家转型以来,社会民主党一直积极主张捷克加入欧盟。而捷摩共反对捷克加入欧盟,反对欧盟现行的法规和制度。金融危机爆发之后,捷摩共在其公布的文件中称,“今天的全球性危机是新自由主义和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失败的反映,这种意识形态不仅是欧洲右翼政党所采取的,也是社会民主党采取的。这一危机证明了市场不能解决一切问题,市场也不能实现自我调节。”⑥此外,历史的积怨也是两党难以合作的原因之一。

纵观捷克1989年后的历次议会选举,弱势政府一直是困扰捷克政坛的难题,捷克选民普遍希望通过2010年选举改变弱势政府的局面,建立起一个强势政府以利于各项社会经济政策改革的顺利推行。但从2010年前各政党的支持率来看,捷克弱势政府的格局恐仍无法改变。因此,社会民主党要想再次走上执政地位面临的重大挑战之一便是如何协调与其他政党的关系,社会民主党的明智选择应是努力保持较高的支持率,并能在其主导下顺利形成执政联盟,避免重蹈2010年议会选举的覆辙。

 

 

【注释】

①②[捷]瓦·胡萨:《捷克斯洛伐克历史》,东方出版社,1988年,第197页,199页。

③Laure Neumayer,Euroscepticism as a political label:The use of European Union issues in political competition in the new Member States,European Journal of Political Vol.47,2008,p.140。

④Michael Dauderstadt,The Communist Successor Parties of Eastern and Europe and European Integration,Journal of Communist Studies and Transition Politics,Vol.21,No.1,March2005,p.52。

⑤Jiri Lach,James T.Laplant,Jim Peterson and David Hill,“The party isn’t over:an analysi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in the Czech Republic”,Journal of Communist Studies and Transition Politics,Vol.26,No.3,September2010,p.382。

⑥http://www.kscm.cz/article.asp? thema=3241&item=40724。

 

 

 

《科学社会主义》2013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