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人社区>> 更多

 李崇富  赵智奎
 李伟  金民卿
 王宜秋  习五一
 李晓勇  贺新元
 郑萍(鄭萍)  黄艳红
 王永浩  陈亚联
 彭海红  王佳菲
 李建国  贾可卿
 陈志刚  龚云
 戴立兴  于晓雷

学术图片>> 更多

海外撷英

于君博:协商民主或能驱动美国制度创新
 
 
 
  前不久美国联邦政府停摆,引发一场全球范围内对现代民主制度的反思。美国民主制度在滑向危险的一元一票式大富翁游戏。今天的美国民主已不再保留一扇维护社会底层权益的窗户。

  据美国学者研究发现,征集选民签名才能让一项动议进入加州议会议程,其平均成本高达300万美元。只要有足够的资金去四处征集签名,感兴趣的问题就会被列入政府议程。而表决民主只是一种对“同意”的粗糙计算,不在乎是否只取得微弱多数,也不在乎投票率,更无从知道表决者是否深思熟虑。这种机制上的缺陷让金钱和既得利益者控制了选举和决策。

  如何寻求更公正、有效的民主原则,解决西方民主制度所面临的金钱挑战?协商民主理论有望破解这一挑战。协商民主理论认为,决策合法性的来源不仅是票决的多数,还必须包括各利益相关主体或其代表间真正平等的对话、协商。协商无法让各方达成共识的情况下,票决才成为决策的手段,但围绕既定政策的磋商仍会不断进行。

  这种协商民主理论,能够同现今世界各国广泛采用的代议制民主或直接民主兼容。在代议制民主中,政治精英可以通过协商民主提升立法与司法过程的合法性。普通公民也可在协商民主的保障下,在票决前的磋商过程中影响决策结果。带有协商色彩的民主实践,在古代雅典议会、18世纪英国下议院会议,都可以找到踪影。时至今日,在加拿大、比利时这样的成熟民主国家,在中国、巴西这样的社会转型国家,协商民主的理念都广受重视,并在不同决策领域付诸实施。

  在美国,尽管协商民主精神一直流传在许多非政府组织中,但在政府决策体系中,竞争性的直接民主思维和制度安排已经固化,协商民主仅用于社区决策。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横扫新奥尔良后,由于政府原有决策体制在救灾和重建过程中威信尽失,协商民主才得以用于解决当地市、县一级的财政预算分配问题。

  协商民意调查是哈佛大学教授詹姆斯·费什金首创的一种落实协商民主理念的制度设计,即通过随机分层抽样的方式选取选民代表,与其他利益相关主体代表一起组成小组,以小组内的对话、协商来形成决策共识的实验。协商民意调查帮助化解了得克萨斯州可再生能源项目投资规模、佛蒙特州电力短缺筹资方案、内布拉斯加州替代能源选择等议题所引发的社会争议。如今,美国地方政府在决策机制中越来越多地引入协商民主的做法。

  詹姆斯·费什金教授认为:“如果协商民意调查能够成为美国民主制度的一部分,我们每个人就有同等可能成为协商中的重要声音,而不是一张没有机会申辩的选票!”协商民主或能重新激发美国民众参与政治的热情与责任感,再次驱动美国民主的制度创新。而正致力于“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的中国,则可以借鉴、改造美国基层社会和地方政府推行协商民主的多种方案,在人民政协政治协商之外,丰富普通公民有序政治参与和利益表达的渠道;通过探索协商民主理念在中国基层的本土化,构建更为理性、和谐的社会关系。

 

来源:《环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