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人社区>> 更多

 李崇富  赵智奎
 李伟  金民卿
 王宜秋  习五一
 李晓勇  贺新元
 郑萍(鄭萍)  黄艳红
 王永浩  陈亚联
 彭海红  王佳菲
 李建国  贾可卿
 陈志刚  龚云
 戴立兴  于晓雷

学术图片>> 更多

科学无神论

尚劝余:美国掀起“新无神论”浪潮
 
 
 

美国是一个宗教气氛非常浓郁的国度,无神论长期以来都没什么市场。然而,从2004年起,
“新无神论”浪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了美国,对美国社会的价值观提出了质疑和挑战,引
发了美国学术界,特别是宗教哲学界的巨大震荡和空前论战。
“新无神论”来势汹涌
据2006年10月发表的《反宗教著作洪水般涌向美国市场》和2007年7月发表的《新新无
神论》两篇文章报道,在2006-2007年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美国关于新无神论的著作已经出售了
近100万册,高居《纽约时报》非小说类读物畅销书前茅。新无神论的代表人物和著作有:散姆·哈
里斯的《信仰的终结》(2005年)和《致基督教民族的信》(2006年)、理查德·道金斯的《上帝幻
想》(2006年)、克里斯托福·希臣斯的《上帝并不伟大:宗教如何毒化一切》(2007年)、丹尼尔·登
尼特的《破除魔咒:作为自然现象的宗教》(2006年),以及维克多·斯登格的《上帝:失败的假设:
科学如何表明上帝并不存在》(2007年)等。新无神论浪潮来势之猛,由此可见一斑。
2007年7月16日,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资深研究员、乔治麦森大学法学院教授皮特·勃
尔克维兹在《华尔街杂志》发表文章,高度概括了新无神论与传统无神论的主要区别,并揭示了
新无神论的一般特征:第一,传统无神论著作销量很少,无利可图,与此不同,新无神论著作非常
畅销,已经成为一桩有利可图的生意;第二,伊壁鸠鲁和卢克莱修的古典无神论以享乐和平静为
名反对信仰神灵,与此不同,新无神论则以自然科学、个人自由和人类平等为名反对上帝;第三,
18世纪的启蒙无神论起源于仍然以宗教为主导的社会,并常常努力掩饰或缄默它的不信神,与此
不同,新无神论则从屋顶大声而自豪地公开宣称它憎恨上帝和有组织的宗教;第四,尼采和海德
格尔的反现代无神论将上帝之死看成是人类精神的灾难,与此不同,新无神论则将现代社会中宗
教信仰的丢失看成是绝对的好事,只是为人们任性而广泛地反对一劳永逸地抛弃对神灵无望落后
的信仰而感到痛惜。新无神论者的主要论点反映在他们的著述和言论中,可以归纳为以下几个方
面:第一,否定上帝存在;第二,谴责宗教充满虚幻和罪恶;第三,嘲讽《圣经》充满谬误和矛盾。
学界的巨大震荡与反击
“新无神论”的著述和言论在美国引发了空前的大震荡。“新无神论者”被冠以其他各种不
同名称,如“真正的无神论者”、“现代无神论者”、“后现代无神论者”、“新原教旨无神论者”、“好
战无神论者”,等等。笃信宗教的人们以及各种媒体包括电视节目,纷纷对新无神论作出回应与
反驳。芝加哥德保罗大学宗教学系主任詹姆斯·海尔斯戴德认为,反宗教著作现象是出版业掀起
的“涟漪”,这些著作没有带来新思想或道德信念,其论点都是几百年前的老古董,改头换面地
重复以前陈旧的有神论和无神论观点只是浪费时间、精力和纸张。伊利诺州维顿学院神学教授蒂
莫赛·拉尔森博士认为,任何对无神论兴趣的增长都反映了宗教力量的增长,无神论是靠宗教为
生的寄生虫。《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指责新无神论者令人讨厌、好战、嚣张、挑衅,指责新无神
论者军团对保守基督教的指控“偏狭、不宽容、卑鄙”。还有人指责新无神论者这样的狂热与进
攻和原教旨主义者没什么区别,认为无神论相比其他宗教并没有什么更明显的不同,无神论就是
一种宗教,科学是它的教义,进化论是它的圣经,而这种宗教对其他宗教大肆鞭答,就是对其他
宗教的伤害,就是原教旨主义。有些人认为无神论者的无神论信仰其实并不是根深蒂固的,他们
内心深处还是信神的,所以当环境变得极端苛刻恐怖,比如战争或死亡时,他们就会放弃自己的
无神论信仰,开始相信神,相信上帝。就连《南方公园》这个向来激烈抨击基督科学教、基督原教旨主义和摩门教的动画也对新无神论者进行谴责和奚落,嘲讽理查德·道金斯500年后成了无
神论教的教主。2006年11月,丹尼尔·琐里尔在《南方公园与理查德·道金斯较量》一文中指
出,任何信仰体系,包括理查德·道金斯夸张自负的无神论和科学理性的极端狂热,都可能导致
宗派主义、绝对主义和教会分立暴力,用无神论教条代替宗教教条不可能解决教条带来的问题。
社会深层变化涌动
新无神论为何会在21世纪的美国一夜窜红,如此走俏?在其背后究竟有着什么缘由?就目前所
掌握的资料,新无神论泛滥的缘由可以归纳为两点。第一,新无神论泛滥源于对宗教极端主义者
咄咄逼人的挑衅的回应。安东尼2007年5月在《无神论者的态度:他们为什么恨上帝?》一文中指
出,2001年9月11日纽约世界贸易中心的倒塌以及随后巴厘岛、马德里、伦敦和其他地方的恐
怖事件,导致了好战无神论的爆发,至少是在书架上的爆发。恐怖主义袭击是在伊斯兰教名义下
进行的,一系列畅销书用它们来说明所有宗教信仰的致命危险。第二,新无神论泛滥源于对布什
政府具有宗教色彩的政策的对抗。2006年10月,《反宗教著作洪水般涌向美国市场》一文中指出,
大量无神论著作进入美国书店,攀上畅销书架,被认为是对布什政府带有宗教色彩的政策的对抗
努力的组成部分,是近年来美国政治和文化与宗教过度渗透所导致的必然结果,许多人将这一新
现象看成是对宗教与政治纠缠在一起的现象的强烈不满反应。保罗·库尔兹说,美国公众实在对
宗教在美国政府政策中所扮演的角色感到不满,特别对布什政府的政策和政教分离的破坏以及在
中东的冲突感到不满,他们转向自由思想和世俗人文主义,出版商也认识到了这一点。此外,宗
教强大的政治权威还显示在布什总统使用第一否决权否决了为干细胞研究提供资金,各地的科学
家对此都极为震惊。
早在2005年4月,戈尔迪·斯赖克在《无神论者》一文中提到,理查德·道金斯曾转述美
国朋友的话,说美国正在滑向神权政治的黑暗时代,美国大量有知识、有思想的人对此不满,但
不幸的是,给布什投票的无知的、没有受过多少教育的人略微占了上风。理查德·道金斯指出,
在欧洲,宗教世界观随着科学和理性的出现而消退,但这种启蒙趋势在美国和伊斯兰世界却没有
得到持续。我们看到正在萌芽的美国神权政治与其盟友伊斯兰世界神权政治者们之间形成了神圣
联盟,他们正在进行同样的战斗:基督徒为一方,穆斯林为另一方。美国和欧洲不持宗教世界观的
人被夹在中间。布什和本·拉登实际上处于同一方,即处于信仰和暴力的一方,反对理性和协商
的一方。他们都持有不可改变的信念,即他们自己是正确的,对方是邪恶的。他们都相信,自己
死后将上天堂,而如果他们能够杀死对方,其通向天堂的道路就会更加快捷。也正因如此,宗教
与世俗问题成为民主党和共和党在2008年美国总统大选中不得不权衡的因素。
新无神论在美国引起了一场空前的宗教与反宗教大论战。这场大论战不只局限于宗教文化领
域,还涉及社会政治领域,实质上反映了宗教与政治关系这个困惑了人类社会数世纪的古老而常
新的问题。这场论战可能仍将持续下去,值得学术界继续予以关注。

                                           (社会科学报/2009年/4月/2日/第007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