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人社区>> 更多

 李崇富  赵智奎
 李伟  金民卿
 王宜秋  习五一
 李晓勇  贺新元
 郑萍(鄭萍)  黄艳红
 王永浩  陈亚联
 彭海红  王佳菲
 李建国  贾可卿
 陈志刚  龚云
 戴立兴  于晓雷

学术图片>> 更多

科学无神论

杜磊:新无神论
 
 
 

提   要:一股新的无神论潮流正在西方社会兴起。与传统无神论相比,它不但更具进攻性,而且它的倡导者说,是到了打破“宗教不可批评”的禁忌的时候了。新无神论还建议无神论者向社会公开表明自己的无神论者身份,并团结起来改变大众对无神论者的偏见。

关键词:无神论   进化   道金斯   NOMA  宗教

 

2006年底,英国生物学家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出版了一本题为《上帝错觉》(The God Delusion)的著作。道金斯以普及进化论的《自私的基因》一书而闻名于世,此前他的书也大多以进化论为主题。他也是当代西方社会最著名的无神论者,这并不是他头一次批评宗教,然而这确实是他首次专门用一本书来批评宗教。

在此之前,美国学者萨姆·哈里斯出版了他的《信仰的终结:宗教、恐怖和理性的未来》(The End of Faith: Religion, Terror, and the Future of Reason)一书。2006年,哈里斯还出版了一本题为《给基督教之国的一封信》的小册子。同年,美国塔夫斯大学的丹尼尔·丹尼特出版了《破除魔咒:作为一种自然现象的宗教》(Breaking the Spell: Reli-gion as a Natural Phenomenon)。这股无神论著作的热潮一直延续到了2007年:克里斯托弗·希钦斯出版了《上帝不伟大:宗教如何毒害了一切》(God is not Great: How Religion Poisons Everything);维克多·斯腾格尔则出版了《上帝:失败的假说》(God: The Failed Hypothesis)。还有其他一些无神论著作也在近几年中涌现出来。

这是一种几乎一种前所未有的现象:不仅出现了一大批这类图书,而且其中一些取得了很好的销量。道金斯的《上帝错觉》是其中最成功的一本,它在纽约时报畅销书榜上榜51周,也曾进入亚马逊网上书店的最畅销书名单。迄今为止,它已经发行了150多万册,被翻译成了超过30个语种。道金斯并不孤单,《信仰的终结》、《给基督教之国的一封信》和《上帝不伟大》皆进入了纽约时报的畅销书榜。它们引起了大众广泛注意而且获得了许多评论(无论是赞扬还是批评)。

反作用力

  这种现象已经被一些人称为“新无神论”。无神论的思想本身并不新,在西方,它至少可以追溯到古希腊时代。像德谟克利特这样的古希腊科学家拒绝使用超自然的理论去解释这个世界,科学和无神论从那时候起就有了联系。而这股新的无神论潮流在一定程度上是对近几年来西方宗教原教旨主义的一种反弹。

  自从2001年小布什担任美国总统以来,美国的宗教保守势力出现回潮的趋势,其中最具代表性的问题就是干细胞研究。小布什政府出于宗教意识形态的理由,禁止利用政府的资金资助胚胎干细胞研究。

干细胞是可以分化成专门细胞的一类“万能”细胞。利用干细胞的分化潜力,可以为多种棘手疾病的研究提供帮助,甚至可能导致直接治愈这些疾病的疗法。一类最有潜力的干细胞是胚胎干细胞———从胚胎中提取的干细胞。然而,以小布什为代表的美国宗教保守派认为,获得这样的胚胎干细胞的过程就是毁灭生命的过程,因为它需要破坏胚胎。这几乎是在美国多年以来的堕胎争论的延续。因此,小布什政府禁止了政府资助这类研究。而政府资助在美国科研经费中占了很大的比例。

小布什政府对科学的敌意还体现在其他方面,例如无视对它不利的科学证据,一些政府机构的科学家抱怨说他们的研究成果受到了压制。2006年,美国宇航局新闻办公室的一位新闻官试图禁止美国宇航局的科学家就全球变暖发表看法,更荒唐的是,他甚至要求美国宇航局网站的设计人员把“大爆炸”全部改成“大爆炸理论”,暗示宇宙大爆炸“只是一个理论而已”———这种手法也曾被神创论者在反对进化论的时候使用过。而这位新闻官正是从布什的竞选班子“空降”到美国宇航局的。①

此外,在小布什执政期间,神创论势力也变得更加活跃。这一次,他们利用的是一种包装的很精巧的神创论———所谓的“智能设计论”。他们试图把这种神创论的变种重新送入公立学校的课堂中,让它和进化论拥有同等的授课时间。这不禁让人又想起了上个世纪20年代美国著名的斯科普斯审判案。

这种宗教保守势力和原教旨主义的回潮甚至让一些温和的宗教信徒感到厌恶,更不要说科学家的感觉。道金斯在一篇文章中提到了他的《上帝错觉》的由来:

“我想在6年前(2000年)写这本《上帝错觉》。我的美国朋友劝我不要这样做,而我的纽约的出版代理人(布罗克曼)被吓坏了。他说,或许在英国你可以卖出这样一本批评宗教的书,但是在美国,连想都不要去想。他不愿承认这件事,因为他和大多数美国知识分子一样,都是无神论者。……我的美国朋友建议说,把精力放在科学上,别管宗教。我退让了,转而写了《祖先的故事》。……但是如今的文化情况有了很大的不同,在布什上台4年之后,我的出版代理人改变了他的态度。他开始乞求我写《上帝错觉》。而美国各地的出版商如今出版了一些它们多年前可能避之不及的无神论图书。”②

哈里斯也有类似的理由,他正是在2001年的911恐怖袭击之后开始撰写《信仰的终结》。甚至已经去世多年的美国科学家卡尔·萨根也重新加入了他们的行列———他在80年代的一系列关于科学和宗教的讲座被整理出版。萨根的遗孀安·德鲁彦让这个讲座重见天日,其中的原因当然也是由于近几年来宗教保守势力的反弹。③

重叠,还是不重叠?

新无神论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它对宗教的研究和批评更不留情面。多年前,美国生物学家斯蒂芬·杰伊·古尔德提出过一个称为“非重叠教权”(NOMA)的概念:科学处理事实,而宗教处理终极意义和道德价值,两者互不干涉。④

NOMA是一个近乎休战式的提议,它试图缓和科学和宗教的对立。宗教人士也提出过类似的思想,教皇约翰·保罗二世曾说,科学和宗教都可以净化对方的错误,“双方可以相互把对方引领到一个更广阔的世界,一个双方都能繁荣的世界”。

但是新无神论对这种试图调和双方的做法不以为然。他们认为,这类做法在回避问题。丹尼特在一场演讲中指出,在911之后,他开始思考宗教在人类生活中扮演的重要角色,而他对宗教在21世纪的走向感到茫然,这让他感到恐慌。他说,造成这种茫然的一个原因是,和对其他科学问题的研究相比,人们对宗教的研究并不重视。丹尼特说,应该打破“不能研究宗教”的禁忌,从而客观而科学地研究宗教。这也就是丹尼特的《破除魔咒》一书的宗旨之一⑤。

  哈里斯本人也用行动打破了NOMA的界限。目前他正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攻读神经生物学博士学位,他的研究课题是用磁共振成像技术探索宗教信仰的神经基础。

  古尔德曾经是道金斯学术论战的对手,在NOMA的问题上,道金斯也有不同、甚至相反的意见。道金斯说,科学也可以研究那些所谓属于宗教“教权”的大问题,例如,在圣经中描述的耶稣让人起死回生,这就构成了一个科学可以研究的问题。而诸如道德价值及其起源的问题,科学当然也可以研究,并且已经给出了一些初步的答案。⑥

  道金斯还指出,在根本上,上帝是否存在的问题也是一个科学问题。他说,尽管没有人可以完全排除上帝存在的可能性,我们可以为它赋一个概率值。如果这个概率很小,就如同火星周围存在一把人造茶壶的可能性,那么我们可以像不关心“火星茶壶”那样不关心上帝是否存在。

  在2002年的一场演讲中,道金斯大胆地指出,科学,尤其是进化论,对于宗教具有腐蚀性。“在我看来,不仅科学对宗教具有腐蚀性,宗教也对科学具有腐蚀性。它(宗教)教导人们满足于琐碎的、超自然的非解释,并让他们对于令人惊奇的真正的解释视而不见。它教导他们接受权威、神启和信仰,而不是一直坚持证据。”⑦

  这种无神论也招致了一些批评。令人惊奇的不是来自宗教人士的批评,而是来自非宗教人士的批评。丹尼特说,对他的那本书发出最激烈批评的是非宗教人士,他们担心这本书会伤害宗教人士的感情。道金斯的一些同行也批评他的这种不调和科学与宗教的无神论有可能产生反效果———当一些进化论者向大家解释在课堂教授进化论并不必然导致否定宗教的时候,道金斯却在这个问题上站在了神创论者的一边。⑧

放牧猫群

  长久以来,“无神论者”在西方是一个几乎无敢于用来自称的头衔。它经常和“没有道德”联系在一起。然而新无神论的倡导者正在鼓励大家勇敢地承认自己是无神论者。道金斯在《上帝错觉》一书中说,根据统计资料,美国不信神的人数甚至超过了犹太人的数量,然而无神论者对政策的影响力远远不及犹太人。这其实并不奇怪,因为无神论者大多是思想独立的人,把他们组织在一起,就如同“放牧猫群”(猫是独立行动的动物,不喜欢群居)。

  如今,这种情况似乎正在改变。2003年,美国加州萨克拉门托市的Paul Geisert 和Myn?鄄ga Futrell为bright(形容词:明亮的,聪明的)这个单词赋予了新的意义。他们说,那些世界观里没有超自然成分的人可以把他们自己称为bright(名词)。他们的这个发明类似于同性恋人群选择了gay(形容词:快乐的,鲜明的)这个词作为自己的称呼———两者的目的都是用一个积极的词去改变人们带有偏见的印象。Geisert 和Futrell倡导的这场bright运动正在鼓励更多的无神论者、疑神论者、怀疑论者、人文主义者……用这个词来称呼自己。⑨

  还有更加大胆的运动。2007年,道金斯组织了一个无神论者公开表明自己身份的运动(the Out Campaign)⑩。这个运动鼓励无神论者站出来:“一个良好的开端是让愿意‘站出来’的人数达到临界质量,从而鼓励其他人也这样做。即便没法聚成一群,足够数量的猫也可以制造出很多声音,它们也就没法被忽视”。{11}

  这种情况能实现吗?考虑到新无神论在过去几年中兴起的速度和受欢迎的程度,也许这确实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参考文献

① Andrew Revkin,A Young Bush Appointee Resigns His Post at NASA,纽约时报2006年2月8日,http://www.nytimes.com/2006/02/08/politics/08nasa.html。

② Richard Dawkins,Richard Dawkins explains his latest book,http://richarddawkins.net/mainPage.php?bodyPage=article_body.php&id=170。

③ Dennis Overbye,A Familiar and Prescient Voice, Brought to Life ,纽约时报2007年2月13日http://www.nytimes.com/2007/02/13/science/13carl.html。

④ 古尔德在1999年出版的Rocks of Ages一书中提到了NO-MA的概念。

⑤ 引自丹尼特于2006年2月26日在加州理工大学的演讲。

⑥ 见道金斯的《上帝错觉》关于NOMA的一节。

⑦ 道金斯在TED会议上的演讲,原文见http://blog.ted.com/2007/04/richard_dawkins_2.php。

⑧ 同上。

⑨ 见The Brights’ Net,http://www.the-brights.net/。

⑩ 见The Out Campaign,http://outcampaign.org/。

{11} 见道金斯的《上帝错觉》序言。

 

作者简介:杜磊,自由撰稿人

                                             (本文原载《科学与无神论》2008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