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人社区>> 更多

 李崇富  赵智奎
 李伟  金民卿
 王宜秋  习五一
 李晓勇  贺新元
 郑萍(鄭萍)  黄艳红
 王永浩  陈亚联
 彭海红  王佳菲
 李建国  贾可卿
 陈志刚  龚云
 戴立兴  于晓雷

学术图片>> 更多

科学无神论

杜继文:关于科学无神论学科建设的若干意见
 
 
 

——在中国无神论学会2008年学术年会上的发言

提   要:无神论越来越受到学术界的关注,科学无神论的学科建设已迫在眉睫。本文分析了国内外关于无神论问题的发展形势,提出该学科的建设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本文还对学科建设的有关研究领域与课题提出了建设性意见。

关键词:无神论  学科   建设

 

2009年的冬天,人间似乎格外寒冷。郁积已久的金融危机使所有的传播媒体几乎都充斥着“救助”、“裁员”、“破产”、“倒闭”之类的字眼。华尔街这座眼中的金山、银海,突然崩塌和呼啸起来。塌落的不仅是股票的面值,还有人们对建造这座金山的制度的信心,对经管这座金山的人们的信任。因为在银海呼啸的浪潮里,翻出了以往被掩盖的腐朽:圣贤原是骗子,英雄乃是罪犯。

“救助”这个词使我们想起了对于一个相当庞大的信仰人群十分熟悉的概念,那就是“救赎”。而所谓“救赎”,乃是上帝,更准确地说是GOD,拯救大家,拯救整个人类。但是在这人类处处都需要拯救的时候,却没有听到GOD上帝的声音。被宣称为爱的化身,爱的源泉的上帝GOD,如果存在的话,为何对人类的灾难如此地无动于衷?记得数年前印度洋大海啸的时候,连英国圣公会的大主教也对GOD上帝发出了质疑。在这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面前,人们又能看到、又能想到什么呢?人们看到,实行拯救的,是各国政府。不论这些拯救的效果如何,人们都应该想到,要拯救人类的灾难,创造人类的幸福,只有靠人类自己。

不过在这寒气袭人的时候,也还是有一些暖意。在遥远的西欧,马克思的著作又在畅销;在近邻日本,小林多喜二的小说又大受青睐。而在我们自己的国土上,社会主义中国的经济虽然也不免寒潮的侵袭,但似乎只要加点“衣服”即可,远没有“饥寒交迫”之忧。面对这样的现实,人们应该会想得更多,更远。我们所盼望的,就是人类不要像寒号鸟那样,在濒临冻死的时候才想到做窝。我们也相信,人类一定能创造出一个没有所谓金融海啸、经济危机的世界。

仅以此作为本刊2009年新年献词。

一、 关于无神论问题的发展形势

无神论越来越受到学术界的关注,这次年会出席的人这么多,论文这么多,就是一个例证;但与有神论比较,依旧是势弱音低,仅基督教宣教的出版物,就令我们目不暇接。总结多年经验,主要原因是有“宗教学科”而没有“无神论学科”;以至无神论缺乏相应的学术队伍,没有专门的研究和教学机构,也不能培养研究生——在有神论遍地开花结果的状况下,无神论近乎一门“绝学”,到了再也不能拖下去的地步了。我们希望通过年会学者的呼吁,也要从组织上强化无神论的声音,争取应有而且异常需要的话语权。

二、 建设科学无神论学科的理由

为什么要把无神论建成一个学科?一是,因为当前国内外某些文化人提出种种有神论问题,涉及的方面非常多,必须从科学无神论的角度给以审视和研究;二是,当前所谓“宗教学”研究拒绝无神论研究,一些号称马克思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研究,回避无神论;三是,宗教信仰问题越来越被赋予意识形态的意义,越来越被政治化。对许多有关的重大问题,如果不能从科学无神论角度给以必要的理论回应,将会造成严重的后果。我这里举几个例子:1. 对当代国际和国内宗教发展形势及其社会效用的评估;2. 关于美国“国际宗教自由法案”及其政治影响,尤其是对中国宗教研究的政治化倾向的评估;3. 对于宗教和“神学”进入公立大学和研究机构的合法性及其对教育和学术的影响的评估; 4. 从“文化基督徒”到“家庭聚会”这类现象的考察;5. 境外宗教渗透和国内宗教动态、舆论趋向的关联性考察;6. 关于中国传统文化与近现代革命问题的评估;7. 关于宗教在所谓“公共价值”和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问题;8. 有关特异功能和邪教、迷信等理论根源的探索,如此等等。四是,科学无神论需要自身的学术建设,有许多正面的课题需要启动,包括:1. 马克思主义及其政党有关宗教和无神论的基本理论和基本政策的阐释和研究;2. 对于无神论的产生和发展的规律性与历史地位研究;3. 对当前国外无神论思潮的译介与研究;4. 无神论同宗教、科学,以及与社会发展、生活方式、世界观、价值观和思维方式上的关系;5. 科学无神论在科学社会主义运动、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以及党的建设中的地位和作用,如此等等,既有学术意义,也有现实意义,作为一个独立的学科,可以大大推动和丰富我们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文化内容。

三、 科学无神论学科建设的工作

我们不能消极等待。有几个事是我们当前就应该做的:第一,推动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在研究和宣传无神论上联盟。历史上,无神论总是追随科学的发展而不断提升自己的理论水平的,而无神论则为科学发展提供世界观和合理性上的支持,它们是天然的同盟军。当前,科学逼使宗教让步、和好、贴靠,这是大趋势,但仍有些怪论,最流行的有三:1. 宗教与科学并行不悖,此名互补论;2. 宗教是科学产生和发展的文化基础,没有基督教就没有科学,此名宗教决定论;3. 进化论只是一种假说,并不能否定《圣经》的创世说,此名神创论。此外,还有一种叫做科学罪恶论的,认为近现代的一切重大罪恶,从战争到生态失衡,都是源于科学,这是“后现代”思潮的论调之一。科学可以完全不理睬宗教的态度和观点,它按照自己的规律只管走自己的路;但作为科学家、科普工作者就不一样了,他们有责任向社会,向人民大众宣传科学成果,捍卫科学精神,揭露一切形式的伪科学。现在我们与科普界的关系比较密切(科普研究所、反邪教协会、科普作家协会),但学术上的切磋还远远不够,希望今后有更好的联系。

第二,中国传统文化是境外宗教渗透的天然屏障,往往成为他们公开攻击和歪曲的主要靶标,但我们在理论的应对上相对薄弱,争取在这个领域能有更多的合作伙伴。

第三,网络是现代最具影响力的大众媒体,应该得到足够充分的运用;希望今后加强与国内和国外的网络联系与合作,1. 及时了解有关舆论信息;2. 更有效地传播科学无神论的理念;3. 组织与推动有关科普工作与无神论的研究;4. 发现与培养科学无神论人才。

实际上,有多方面的学者和朋友关心我们民族的科学文化素质问题,关心我们“科教兴国”事业,因而也很支持科学无神论的活动。老中青三代中,都有人给我们以指导、监督和帮助,期盼我们把科学无神论的事情做得更好;我们的绝大多数信息,包括国内外无神论的最新动向和重大的宗教动态,从政治到学术,都是一些熟悉的甚或不熟悉的朋友自发供给的,一些来稿,也是我们的一个信息渠道。所有这些同志和朋友,都是出乎道义、社会责任和共同的理念,自愿自觉来做这项工作——在这里,我代表无神论学会和《科学与无神论》杂志社,对他们表示诚心诚意的感谢;借此机会,也对长期兼职我们杂志社的工作,坚持这块难得的阵地,为不断提高质量、无怨无悔而奋斗的同事们,表达内心的敬意和谢意。

我们希望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旗帜下,一切有志于推动科教兴国战略的实施,维护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为提高全民科学文化素质,争取建立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学科的同志们和朋友们联合起来,取得日益丰富的学术成果!

 

作者简介:杜继文: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无神论学会副理事长

                                             (本文原载《科学与无神论》2009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