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人社区>> 更多

 李崇富  赵智奎
 李伟  金民卿
 王宜秋  习五一
 李晓勇  贺新元
 郑萍(鄭萍)  黄艳红
 王永浩  陈亚联
 彭海红  王佳菲
 李建国  贾可卿
 陈志刚  龚云
 戴立兴  于晓雷

学术图片>> 更多

科学无神论

龚学增:唯物论无神论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
 
 
 

提  要: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建设和谐文化,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重要任务。社会主义和谐文化包含多方面内容,其核心则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它体现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本质,是决定社会主义和谐文化建设性质和正确方向的基础。因此,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增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吸引力和凝聚力,是建设和谐文化的根本。

关键词:唯物论   无神论   核心价值体系

 

中共十六届六中全会首次提出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概念,它包含四个方面的内容,即: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以“八荣八耻”为主要内容的社会主义荣辱观。中共十七大进一步强调,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就要巩固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坚持不懈地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武装全党、教育人民;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凝聚力量;用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鼓舞斗志;用社会主义荣辱观引领风尚,巩固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

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同唯物论无神论是怎样的关系?答案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包含唯物论无神论的内容,体现了唯物论无神论的基本精神。推动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大发展大繁荣需要在社会上加强唯物论无神论宣传教育。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包含唯物论无神论的内容,体现了唯物论无神论的基本精神,可以从以下方面把握。

第一,巩固马克思主义在党和国家生活中特别是思想文化领域中的指导地位,就要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而不能诉诸有神论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作为指导思想。因为马克思列宁主义揭示了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规律,它的基本原理是正确的,具有强大的生命力。之所以如此,从根本上说,就是因为它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哲学作为其世界观和方法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起点是确认世界的本质是物质的,宇宙间的一切都起源于物质,人类同样是物质长期演变进化的结果,人类社会是物质世界的特殊形式。在物质和精神的关系上,是物质决定精神,而不是精神决定物质。这就同一切唯心论和有神论所主张的,精神性的神灵决定物质世界的基本观点相对立。在此基础上,马克思主义哲学进一步阐明了有神论宣扬的“神”,不过是人类幼年时期,因为生产力水平低下,对自然现象的本质和规律知之甚少,在种种灾害的侵袭面前软弱无力,由惧怕和敬畏而生的幻想的产物。因此,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就必然导致彻底的无神论。科学的发展也证明,在人类生存的物质空间和人类能够探测到的宇宙空间和微观世界里,没有任何超自然的力量在起作用。人们头脑中形成的各种神秘主义的意识,归根结底可以在人们的现实生活中找到原因,现代科学也会逐步地给予令人信服的解释。中国共产党是当今中国的执政党,其世界观本质上体现了无神论精神。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程中,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中的指导地位,就要抵制有神论对马克思主义世界观的影响和冲击。

第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是建立在对客观的社会主义社会发展规律科学认识基础上形成的,是依靠人的不懈努力实现的。它与有神论宣扬的所谓人死后的彼世“天国”的理想境界,以及这种境界的实现最终由神决定有着本质的区别

当马克思主义通过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特别是对资本主义社会发展规律的揭示,提出人类社会必然会从对资本主义弊病的改造最终要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美好社会理想时,各种有神论也都在宣扬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理想与神造的美好天堂极乐世界的一致性。当时法国一些所谓的共产主义者也符合这种观点,宣扬基督教就是共产主义。1843年,恩格斯在《大陆上社会改革运动的进展》一文中就批判了这个观点,他明确指出,即使圣经里有些地方可以作有利于共产主义的解释,但是圣经的整个精神是同共产主义截然对立的。1894年,恩格斯在《论原始基督教的历史》中又一次划清了基督教的理想和社会主义理想的界限,指出,基督教和工人的社会主义都宣传将来会从奴役和贫困中得救:基督教是在死后的彼岸生活中,在天国寻求这种得救,而社会主义则是在现世里,在社会改造中寻求。

近代中国一百多年遭受帝国主义侵略的历史伤痕,使中华儿女都把实现中华民族复兴作为自己的追求和梦想。只是在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在领导全国各族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的过程中,经过曲折才找到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理想的道路,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正确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就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通过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努力,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一理想反映了我国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共同愿望和普遍追求。这条道路的形成是建立在对客观的我国社会主义社会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的分析基础上,通过不断总结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经验的基础上形成的,这条道路的实践是依靠全国各族人民包括信仰宗教和持有神论信仰的群众的现实不懈努力实现的。有神论宣扬的美好天堂彼岸世界,可以满足社会上广大信仰者的精神需求,但绝不能成为社会主义建设,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想的精神支柱。

第三,以人为本,实事求是,反对天命,破除鬼神迷信的无神论精神是中华民族精神的一部分

我国历史上的唯物论无神论是我国传统文化的精华之一。战国时期,魏国官员西门豹揭露河泊娶妇的反迷信行动,有力地打击了鬼神迷信的危害。荀子认为天不是超自然的,“天”就是自然界。“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天不能决定人的吉凶祸福。东汉初的王充驳斥了天生圣人的神怪传说。批判了卜筮、祭祀,否定了人死为鬼的说法。他还批判了所谓长生不死而成仙的谬说。南北朝的范缜主张神灭论,批驳了建立在人有不死灵魂能够转世的所谓的因果报应理论。唐朝柳宗元针对所谓天有意志能赏善罚恶的观点,明确指出,天地、元气、阴阳,都是客观存在着的自然现象,人们求天,怨天都是不必要的。北宋的张载继承了范缜的神灭论,批判了灵魂不灭的有鬼论与报应论。清代的王夫之具体阐发了自己反天命强调人事的思想,强调“废兴存亡之本”在人不在天,对天命论与天人感应说都持否定的态度。熊伯龙通过论证人生死之自然,否定鬼神论。他批驳佛教不言人而言鬼,不言生而言死,不讲现世而讲来世即天堂地狱的彼岸世界等,都是无根据的谬说。龚自珍提出了“天地人所造”的命题,否定天定论。魏源在天人关系上同样十分强调人的作用,认为人并不受命运的束缚与支配,贫富贵贱天寿等都是自己可以掌握的。上述思想具有科学性,代表着中国古代先进思想文化,在建设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今天是需要批判地加以继承和发扬的。

第四,以崇尚科学为荣、以愚昧无知为耻,是社会主义荣辱观的一部分,它正是唯物论无神论的体现

科学是如实地反映自然界和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知识体系,是战胜有神论的武器之一。但是任何人毕其一生也不可能掌握所有的科学知识,即使一个学识渊博的学者,他所掌握的知识对整个知识的海洋而言,也只是沧海一粟;另外,人类已经掌握的知识和已经认识的世界是有限的,人类探求知识的活动也是永无止境的。因此,科学知识在克服有神论方面的作用是一个不断持续的长期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除了依靠科学知识之外,还需要有一种更有效的武器,这就是科学精神。科学精神主要是指人们在长期的科学活动中所形成的价值观念、思维方式和行为准则等的总和。可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继承基础上的创新精神是科学精神的核心内容;实事求是是科学精神的基本要素;辩证的怀疑和批判意识是科学精神的内在要求;科学研究中的协作精神是科学精神的构成要素。科学精神就是实事求是。实事求是,就是从客观实际出发,寻求事物的客观规律。这是科学精神的本质体现,也是和唯物论无神论相通的。对于每一个人、每一个国家和民族来说,科学精神都是不可缺少的。

科学精神的高扬,是一个民族文明和进步的重要标志,是精神文明建设的基石之一。与一般科技知识的普及相比,弘扬科学精神更带根本性和基础性。有了科学精神的武装,人们就会更加自觉地学习科学知识,树立科学观念,掌握科学方法,更加自觉有效地推进科技创新;有了科学精神的武装,才能使人们拥有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才能保证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事业沿着正确、科学的轨道进行,最大限度地减少我们前进道路上的挫折和损失。

总之,唯物论无神论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应有之义。

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推动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大发展大繁荣需要在社会上加强唯物论无神论的宣传教育。

中国共产党一贯强调党内要坚持唯物论无神论,同时要对人民群众加强宣传教育。近些年,关于无神论的研究、宣传和教育问题已经引起党中央的重视,江泽民、胡锦涛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都相继批示,要求有关方面重视这方面问题。党中央强调关于无神论研究和宣传教育是一项长期任务,需纳入科学研究规划和宣传思想工作的总体部署,要契而不舍地进行。尤其是共产党员应牢固地确立唯物主义世界观,并指出这与贯彻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并不矛盾。按照党中央的要求,各有关部门做了不少落实工作。但是,任务依然艰巨,困难还很多。

第一,唯物论无神论宣传教育重点要在中国共产党内、共青团内和青少年中进行

中国共产党作为一个有七千多万党员的,全世界最大的执政的工人阶级政党,她的一举一动,会产生不可估量的社会影响。加强党的思想理论建设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要进一步在党内开展马克思主义的科学世界观,即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和无神论的教育。这对于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思想文化领域中的指导地位,保持党的先进性和世界观上的纯洁性,进而提高全民族的思想道德素质和科学文化素质,打牢全党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推动社会主义物质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协调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对于共产党人来说,树立马克思主义的科学世界观,这是起码的条件之一。但也需要指出,在当前国内外错综复杂的社会环境中,也有不少共产党员并没有真正解决好自己的世界观问题,有神论、迷信思想对不少共产党员影响很深,一些共产党员信仰了宗教,参加宗教活动,甚至迷信活动和邪教的活动。一些腐败分子也企图到有神论中获取救命稻草。共产党员特别是领导干部坚持唯物论无神论还是有神论,一事当前是“问苍生”还是“问鬼神”,这是一个重大原则问题,需要认真加以解决。

共青团是共产党的后备军,担负着培养青少年的重要任务,因此共青团员也不应该信仰宗教、参加宗教活动。青少年正处于身心的成长期,他们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接班人,中华民族和祖国的未来,能否用科学精神教育好他们关系到国家未来的命运,因此,必须抓紧并长期不懈的对他们进行科学世界观的教育,包括唯物论和无神论的教育。

第二,唯物论无神论教育需要社会各有关部门相互配合协作

各级党校、行政学院等干部院校要承担起教育党政干部的责任。各级各类国民教育学校是进行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宣传教育的重要阵地,要围绕培育“四有”新人的目标,坚持国民教育与宗教分离的原则,把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宣传教育列入政治理论课、思想品德课和有关专业课程的教学大纲,根据不同年龄段学生的特点,有针对性地开展宣传教育,切实保证教学内容和教学落到实处。

群众性精神文明创建活动是人民群众移风易俗、改造社会的伟大创造,是开展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宣传教育的重要载体。全国城乡广泛开展的创建文明城市、文明村镇、文明行业以及文化科技卫生“三下乡”、科教文体法律卫生“四进社区”和“文明风景旅游区”等活动,在制定规划、设计项目、组织实施等各个环节,都要把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宣传教育有机地纳入其中。要紧密结合干部群众生产生活的实际,把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宣传教育同移风易俗、树立社会新风尚结合起来,同开展群众性文化体育活动、满足群众的需求结合起来,同普及法律法规知识、增强人们的法制意识结合起来,同宣传科学知识、提高人们的科学素质结合起来,使广大群众在参与创建活动的过程中,思想受到教育,精神得到充实,境界得到提高。

大众传媒直接面向广大群众,传播信息快、覆盖面大、影响力强,是开展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宣传教育的有效途径。广播、电视、报刊要发挥各自的优势,根据不同受众特点,认真办好科教栏目、节目和理论专栏、专题,宣传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和科学知识。互联网快速便捷,交互性、开放性强,要在重点网站的道德网页和有关栏目,充实相关内容,加强网上评论、引导和管理,把互联网建成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宣传教育的新阵地。要积极运用影视、戏曲、图书和电子出版物等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坚决打击宣扬迷信和各类歪理邪说的各类非法出版物。

深入开展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研究,是繁荣哲学社会科学的一项重要任务。要围绕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改革发展稳定的大局,联系当前国际国内形势,联系迷信、伪科学、邪教造成的严重危害,联系干部群众的思想实际,进行有针对性的研究,力争推出一批有理论深度、有学术价值、有社会影响的研究成果。要加强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办好无神论研究机构和大学有关专业,建立和培养一支用马克思主义武装起来的无神论研究工作队伍。

加强马克思主义唯物论无神论研究和宣传教育工作,是一项长期而紧迫的重要任务。各级党委不仅要高度重视,而且要把它作为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重要内容,纳入科学研究规划和宣传思想工作的总体部署,摆上重要议事日程,制定具体规划,采取切实措施,精心组织实施。

第三,唯物论无神论宣传教育要注意政策,改进方法

要坚持全面贯彻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充分尊重每个公民信仰宗教的自由和不信仰宗教的自由。注意区分正常宗教活动和迷信活动的界限。对于信仰宗教的群众,可在他们中进行科学普及的教育,不要直接提无神论教育宣传。要积极探索新形势下开展马克思主义唯物论无神论研究和宣传教育工作的特点和规律,不断改进和创新工作内容、形式、方法和手段,努力提高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研究和宣传教育的水平。

 

作者简介:龚学增,中央党校教授

                                            (本文原载《科学与无神论》2009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