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人社区>> 更多

 李崇富  赵智奎
 李伟  金民卿
 王宜秋  习五一
 李晓勇  贺新元
 郑萍(鄭萍)  黄艳红
 王永浩  陈亚联
 彭海红  王佳菲
 李建国  贾可卿
 陈志刚  龚云
 戴立兴  于晓雷

学术图片>> 更多

科学无神论

田心铭:坚持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加强无神论研究、教育与宣传
 
 
 

提   要:在处理宗教问题、有神论、无神论问题上,很能看出领导干部的执政水平。在研究宣传和教育中,要举起马克思主义旗帜,首先抓好党内,重点则在青年学生。

关键词:无神论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

 

研究无神论要和研究有神论结合在一起,有神论最低级的形式就是迷信、邪教,像“法轮功”;宗教也是有神论。总的看,从学科来说,首先是要深入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宗教观。

    宗教问题,有神论、无神论的问题,是理论性非常强、政策性也非常强的问题,同时又有很广泛的群众性,而且往往和民族问题交织在一起。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很能看出领导干部的执政水平、执政能力。我们在研究、宣传和教育中,要举起马克思主义的旗帜。这样讲的基本依据是什么?是党的十七大精神。十七大明确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第一条就是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我们要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引领社会思潮,这里面包括了包容差异、尊重多样,同时也提出了要抵制错误思想。所以,对待有神论、无神论,对待宗教问题,从科学研究和宣传上来说,应该理直气壮地高举马克思主义的旗帜,要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引领社会思潮。

    第一,关于学术理论研究的问题。首先要加强的就是对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研究。刚才大家谈到的许多内容,从目前设立的学科来说,恐怕首先就是属于与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相关的问题。特别是要加强马克思主义关于宗教的基本理论的研究。在马克思主义产生和发展的历史中,是很重视对宗教的研究的。这和德国当时的状况有关系,和马克思主义怎么产生出来的有关系。在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著作中,特别是在恩格斯、列宁的一些著作中,关于宗教的理论是很丰富的。

    再一个就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研究。我们要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里面应该包括宗教理论,应该建设、发展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宗教观。

    我有一个看法。党中央把哲学、社会科学的各个主要学科纳入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本身就表现了我们对于马克思主义和哲学社会科学各学科关系的一种理解,那就是这些学科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来建立和发展它的基本理论。这些学科本身有一个马克思主义化的问题和一个中国化的问题,当然还有一个当代化问题,要结合当代实际。不言而喻的是,把哲学社会科学各学科纳入马克思主义工程,就是要求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来奠定它的基本原理。这其中应该包括宗教学。

    第二,关于宣传教育的问题。我认为,首先是要抓好党内的教育。我们这个国家,社会风气的问题首先是党风的问题,党风问题能够直接影响社会风气。干部和群众,包括党员群众,首先是对领导干部的教育问题。刚才有的同志讲到,我们一些干部可以既讲“三个代表”,同时又拜佛信佛。我听说春节的时候,到雍和宫等处去烧第一炷香的人不少,其中包括官员和他们的亲属。这从一个方面反映了我们一些领导干部的真实信仰到底是什么。我自己就见过穿着呢子军服的在庙里跪下拜佛的。他说磕头的时候,求的是我们国家如何如何。宣传教育,首先要从干部抓起。我们的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必须树立马克思主义的宗教观。

    从对群众的教育来说,我认为重点应该是学生、青少年,包括中小学生,也包括大学生。我主持编写高中思想政治课教材的时候,专门有一块是讲宗教问题的,我们请宗教局审读,宗教局是很重视的。教材中写上了:我们讲宗教信仰自由,不是鼓励人们信仰宗教,要遵循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以科学的态度对待宗教。要坚持不懈地对人民群众进行科学世界观和无神论的教育。这些都写在教材里面了,这是普通高中的学生都要读的教材。

    第三,正确地认识和对待宗教信仰问题要坚持辩证法,防止和克服各种片面性。马克思主义的宗教理论是非常丰富的,充满了辩证法,所以也必须全面地、辩证地去理解、把握。因为这个问题很复杂,弄不好就会产生片面性,容易出这样那样的偏差。这里需要把握好度。比如,不能用基本的理论代替现行政策,又不能用现行政策来改变我们的基本理论、基本的世界观。这二者的关系处理不好就会发生偏差。又比如,有人把宗教的根源归结为愚昧无知,列宁指出,以为单靠宣传教育就能消灭宗教,这是文化主义的观点,是肤浅的、狭隘的、唯心主义的,但是列宁并不是说不要宣传教育。他也讲了对无神论的宣传应该纳入我们的宣传工作,要不懈地进行无神论的宣传。他这两方面都讲到了。

    再比如,列宁认为应该同宗教作斗争,但是必须善于斗争,这个斗争不应该提到不应有的首要地位,而应该服从于政治斗争、经济斗争。还有,宗教信仰自由既包括信教的自由,又包括不信教、宣传无神论的自由。宗教对国家来说是私人的事情,但是对党来说并不是私人的事情,共产党员是不能信宗教的。现在有没有党员信宗教的?恐怕有,有些领导干部在这个问题上也认识模糊了。如果党员可以信宗教,那就改变了我们党的理论基础,因为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是辩证唯物主义。再一个理论问题,过去讨论过的,列宁讲过,“宗教是人民的鸦片”,这是马克思主义在宗教问题上全部世界观的基石。他讲了两种职能,刽子手的职能和牧师的职能。这个基本观点恐怕不能否定。说宗教是人民的鸦片并不是说我们今天要像禁鸦片一样、像禁毒一样来对待宗教。这是两回事。我们如何对待宗教?要从实际出发,坚持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这包括两个方面。其一,宗教是虚幻的,是支配着人的外部力量在人们头脑中的幻想的反映。从实际出发,就必须承认这一点,而不能有意无意地去助推宗教热,不能模糊了我们自己辩证唯物主义的立场和世界观。其二,宗教经过了几千年的发展,有很广泛的群众性,有它很复杂的根源,不仅有认识的根源,更有社会历史的根源。在今天的社会历史条件下,还不能去掉那些根源,所以不能企图用思想宣传、教育的办法现在就消灭宗教,而是要依法管理宗教事务,尊重人们的宗教信仰自由,引导宗教和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这同样也是从实际出发必须看到的。在这些问题上,我们的各级干部如果没有相当的理论修养、政策水平的话,他就可能发生这样那样的偏颇。

    推进马克思主义宗教理论中国化,还要好好地研究毛泽东思想。毛泽东讲过,我们共产党人可以跟资产阶级的唯物论联合,但是不能赞成他们的唯心论,可以和宗教徒在反帝反封建的问题上建立统一战线,但是不能赞同他们的唯心论和宗教教义。懂一点历史的辩证法,才能够全面地认识这个问题。我们决不能简单粗暴地对待宗教。但在世界观、历史观问题上,马克思主义的、共产党人的世界观和有神论的世界观是对立的,这一点也不必讳言。所以一定要进行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研究和宣传教育。

    我们今天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有今天的社会历史条件。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那时候讲宗教问题,都是把它和反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斗争联系起来,认为首先要改变人世间的、人类社会的分裂。我国今天已经是社会主义社会,但是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政权性质已经变过来了,社会制度从根本上改变了。但是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还做不到谋事在人、成事也在人。在市场经济当中,人们还会觉得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被命运所支配,这也是宗教存在的客观的社会历史条件。所以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历史条件下,怎么样认识、怎么样对待宗教,需要通过把马克思主义宗教理论中国化、当代化,对马克思主义既坚持又发展来解决这个问题。要用发展了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把我们的干部武装起来,让大家在这些问题上有清醒的认识和正确的对待。所以,要把这方面的研究和宣传教育作为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引领社会思潮的一项重要工作抓好。

 

作者简介:田心铭,《高校理论战线》总编辑

                                            (本文原载《科学与无神论》2009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