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人社区>> 更多

 李崇富  赵智奎
 李伟  金民卿
 王宜秋  习五一
 李晓勇  贺新元
 郑萍(鄭萍)  黄艳红
 王永浩  陈亚联
 彭海红  王佳菲
 李建国  贾可卿
 陈志刚  龚云
 戴立兴  于晓雷

学术图片>> 更多

毛泽东思想

低谷传来新潮声——祝贺《马克思恩格斯文集》、《列宁专题文集》出版
 
 
 

  李 伟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

 编辑十卷本《马克思恩格斯文集》和五卷本《列宁专题文集》,显然不是一项小工程。尤其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经历了特别严重的挫折和失败,已经艰难地徘徊了二十年,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世界各地的传播遭受着有史以来最巨大的压力和阻力。在这样国际情势下,在中国,这一当代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社会主义红色国度里,启动并完成了这样一件很有规模的马列著作的编辑和出版工程,不仅是我国思想界文化界一件十分可喜可贺的事情,也是我国工人阶级和中国共产党人为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传播和发展,为推动陷入低潮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重新崛起和复兴,而做出的实实在在的努力。因而非常值得我国理论界的同仁欢聚一堂,切磋交流。我用“低谷传来新潮声”这样的辞句,一是最诚挚地祝贺《马克思恩格斯文集》和《列宁专题文集》的编辑和出版,二是表达我看到这两部大块头的马列著作的心境和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早日走出低潮的期盼。

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像马克思这样有巨大国际影响的革命家思想家的著作能在某一国家编辑出版,向来是那一民族思想界文化界一件有影响的事情。

恩格斯在1888年英文版《共产党宣言》序言和1890年德文版《共产党宣言》序言里两次揭示出这样一种历史现象,他说“《宣言》的历史在某种程度上反映着1848年以来现代工人运动的历史”。[①]从那以后,特别是世界经历了十月革命社会主义革命以来,不仅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而且列宁斯大林的著作,在世界各国各民族的传播和遭遇,往往成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起伏的一种风向标。

早在新民主主义革命年代的延安整风时期,以毛泽东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第一代领导集体,就努力培养和造就出了全党大力出版和认真学习马列著作的风气和传统。由于重视理论联系实际,那时的党中央能够在革命和建设的不同时期,为完成不同的历史任务,并根据全党所达到的思想文化水平,有分别、有目的地列出五本、十二本、三十本马列主义的著作,要求党的各级干部和有阅读能力的党员认真看书学习。

新中国一成立,以及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党中央还编辑出版了很多种马恩列斯的专题文集和专题语录型的读本。比如专题文集方面,1949年就出版了《列宁论马克思恩格斯及马克思主义》,1958年出版《马克思恩格斯反对机会主义》、1962年出版《马克思恩格斯论殖民主义》等;专题语录读本方面,194910月出版了根据延安1942年版本而重新编辑的《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思想方法论》,1961年出版《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论历史人物评价》,1963年出版了再版的《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论历史科学》等等,种类很多。

我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社会生活的经历使我深深地感到,这样的专题文集和语录型读本,对方便学习和掌握马列主义基本的立场、观点和方法,从而在全国尽快地普及马列主义基本思想,起到了非常显著的作用,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我手头上就有很多种这样的读本,而且现在每逢书市我都喜欢搜集这样的老书。我借用这个机会,向中央编译局和人民出版社的同志们建议,希望能够再版这样一类书籍。

对于信仰和坚持马克思主义的中国人来说,都比较熟悉毛泽东在1954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开幕词里说的两句话:“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②] 但是很多人并不清楚这样一个基本道理,即作为理论基础的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是不能在工人阶级中自发产生的,只有认真阅读马列书籍,才能知道和学习马列主义。

但是马克思列宁的著作很多,不要说一般读者,就是专业工作者也往往难以读完他们的全部著作。那么在革命和建设的实践里,要建立起马克思主义基本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尽快地提高和夯实我们的思想理论水平,先读马列的哪些书呢,或者说从马列的哪些文章著作学起呢?我们每个人在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时候都会遇到类似的问题。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如果我们深入地研究一下毛泽东在不同时期给全党开出的读书目录,可以大体看出他是怎样联系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实际学习马克思主义的,又是怎样带领和指导全党认真阅读马列著作和学习马列主义理论的。中国共产党的理论功底和理论思想,又是怎样在革命和建设的实践中,通过认真学习这样一批马列著作而建立和发展起来的。

可以说,阅读和学习马列选集、文集和语录集,已经成为人们学习马列主义理论的基本方式。因此,根据不同历史时期革命或建设的不同任务和人们的不同文化水平,分门别类地编辑出版不同内容的马列专题文集或语录读本,就成为马克思主义著作出版工作中的一项经常性的任务,而且是一项意义重大的工作。经验告诉我们,这也是各国社会主义运动中传播和学习马克思主义的一条共同的方式和经验。

出版和学习马列著作,一定要与国际大气候和国内小气候结合起来。当前国际大气候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仍处于低潮,但是由于世界金融危机沉重地打击了国际垄断资本,资本主义世界的工人运动和革命运动开始复苏。我国虽然是和平建设时期,曾长期潜伏的社会阶级矛盾已经逐渐暴露,并有进一步尖锐的趋势。在这样的情势下,编辑出版适应国际大气候和国内小气候的马列专题文集和语录读本,从而更有利于马克思列宁主义在国际或国内传播,影响和动员广大的人民革命群众,已经成为一项紧迫的工作摆在中国马克思主义工作者面前。因而,在我们热烈祝贺十卷本《马克思恩格斯文集》和五卷本《列宁专题文集》出版的时候,是否觉察并感到,形势迫使我们必须积极准备编辑和出版新的更能适应广大群众的马列著作读本呢?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256264页,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毛泽东文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35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