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人社区>> 更多

 李崇富  赵智奎
 李伟  金民卿
 王宜秋  习五一
 李晓勇  贺新元
 郑萍(鄭萍)  黄艳红
 王永浩  陈亚联
 彭海红  王佳菲
 李建国  贾可卿
 陈志刚  龚云
 戴立兴  于晓雷

学术图片>> 更多

毛泽东思想

模仿、质疑、超越——苏联模式及其对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影响
 
 
 
 

李晓勇 

摘要苏联模式是社会主义最早的一种实践形式,其特点是苏共中央高度集权并对全社会实行计划管理的后发跃进型的社会发展模式。中国走上社会主义道路之后,通过学习和模仿苏联模式,对之进行调整和变革,这其中虽然充满了艰难、曲折和痛苦,但最终形成了能快速、健康、稳定地促进中国社会持续发展的中华民族复兴之路,这就是以邓小平时代为起点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建设道路。

关键词苏联模式 中国社会主义,影响

  

纵览现代世界,一个大国要振兴,非有自己的兴邦之道不可。英、法、美走的是自由资本主义之路,德、日走的是社会资本主义之路,苏联走的是中央计划管理的社会主义之路。

这些国家都沿着自己的发展道路而崛起,成为世界强国。

当然,一个大国的社会发展道路并不是天生出来的,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它总是要经过萌芽、调整、成型的阶段,才能走向成熟。对于后发国家来说,在其社会发展道路的形成过程中,主动学习和借鉴先进国家的治国经验是必不可免的。比如:沙俄帝国兴起时,就积极地向西欧学习,沙皇甚至还微服出访西欧以学习他国的管理经验;日本明治时期,也曾多次组团赴欧考察,然后积极模仿德国走社会资本主义的道路。

苏联模式的社会发展道路则是以马恩理想社会蓝图为底本,结合当时国际环境中的苏联实际,由斯大林建构了一条政治上苏共中央集权、思想文化上马列主义一元化指导、经济上中央政府全面计划管理的道路。比较而言,英、美的自由市场经济,走的是优先发展轻工业的工业化道路,政府是社会经济活动的“裁判”,一般不对经济生活进行直接干预;苏联的指令性计划经济,走的是优先发展重工业的工业化道路,政府是社会经济活动的直接组织者和管理者。苏联走上这条发展道路后,创造了惊世骇俗的发展速度,仅用十多年时间就超越了西欧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工业总产值不但分别超过了英、德、法,而且超过了三国的总和,实现了俄罗斯民族的伟大宿愿。虽然苏联在二战中遭受巨大创伤,但二战却使苏联模式的光辉照耀了半个地球。布热津斯基说得好,苏联模式一度是人类文明的吉兆,一大批民族国家竞相以苏联模式为样板,自由资本主义一度处于守势、劣势。

毫无疑问,苏联模式(主要是指斯大林模式,尽管赫鲁晓夫有所变革)是社会主义最早的一种实践形式:既有社会主义的普遍特征,如共产党领导、无产阶级专政、为人民服务、马克思主义指导、公有制、宏观计划、按劳分配、集体主义、民主集中制等,是社会主义国家必须坚持和发展的原质,又带有苏俄和斯大林的特殊印记,如大国沙文主义、个人神化和崇拜、克格勃控制等;既有成功光辉的一面,是后发跃进型的社会发展模式,又有僵化灰暗的东西,成为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障碍。

正如毛泽东所言:“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走俄国人的路——这就是结论。”(《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P1471)早在中国民主革命时代,俄式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共产国际以俄共为样式帮助中国建立了共产党,苏联又在中国人民心目中树立起了它的美好的社会形象,再加上苏联对中国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援助,这一切合成了一股巨大的牵引力,无形中已经决定了中国的未来趋向。尽管中国革命是中国共产党独立自主完成的,但走俄国人的路,则是中国党和人民魂牵梦萦的追求目标。由此而论,中国在革命胜利后选择苏联模式,不仅有政治的、现实的原因,更有着深刻的历史原因。

正当苏联模式蒸蒸日上之时,中国共产党取得了全国胜利。对于这个沉睡百年的大国来说,历经千辛万苦方才获得独立之后,最沉重的任务莫过于选择必能振兴民族、富国强兵的社会发展道路。其时,世界上可供中国学习和借鉴的社会发展道路只有两条:资本主义英、美的自由市场经济发展道路和社会主义苏联的指令性计划经济发展道路。鉴于中国共产党的政治立场和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性质,以及美英资本主义国家对新中国的政治敌对、经济封锁和军事威慑,新中国别无选择,只有“倒向社会主义一边”(同上,P1473),只能走苏联的路。只有如此,才能保持中共政治路线的连续性、突破资本主义封锁、争取苏联援助和实现强国之梦。

事实上,在选择经济发展道路时,中国共产党还真认真比较了苏联办法与资本主义办法的优劣才决定取舍的。1953年中宣部关于过渡时期总路线的宣传提纲就这样说道:“资本主义国家从发展轻工业开始,一般是花了50年到100年的时间才能实现工业化,而苏联采用了社会主义工业化的方针,从重工业建设开始,在十多年中(从1921年开始到1932年第一个五年计划完成)就实现了国家的工业化。苏联过去所走的道路正是我们今天要学习的榜样。”(《中共党史参考资料(八)》,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P49) 由此也可以感到,中国共产党的快速强国要求是多么强烈。

中国走上苏联式的社会主义道路之后,首先是学习和模仿苏联模式,然后对之进行调整和变革,这其中虽然充满了艰难、曲折和痛苦,但最终形成了能够快速、健康、稳定地促进中国社会持续发展的中华民族复兴之路,这就是以邓小平时代为起点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建设道路。

建国后,中国共产党首先依照苏联模式,构建了国家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各领域的体制,虽然其中含有中国自己的一些特质,如多党合作、各级政协、毛泽东思想指导等,但基本构架等同于苏联模式是没有什么疑问的。而且还应该说,苏联模式的绝大多数方面都是很和胃口的,比如,党对国家各个领域包括政权、军队、意识形态的绝对领导,党中央以至领袖的高度集权,等等,已经成为中国自己的特质了。

如同中共(在毛泽东领导下)独立完成民主革命不能改变中国走俄国人的路,社会主义革命(三大改造)的搞法在毛泽东看来无论怎样与苏相异,同样也不可能让中共将苏联模式弃置不用。这样一来,就使既有坚定社会主义信念又独立性自主性极强的毛泽东对苏联模式的看法和态度不能不极其复杂:一方面视苏联模式(主要在政治制度、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方面)等同于社会主义,违背它就是搞修正主义,因此要学习、模仿、坚持和发展,不存在什么照搬问题;另一方面又认为它有弊端(主要在经济建设方面),因此对照搬套用极为反感,总想抛弃它,超越它。

正是从这两个方面着手,我们才能认清苏联模式在毛泽东时代是怎样影响着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也才能明白邓小平等新时代的领导人是怎样超越这一模式并创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

先看第一个方面,毛泽东在学习、模仿和坚持上是有成效的、持久的,但不免有些僵化,因为苏联的政治制度、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只是社会主义的一种实践形式,而不是全部。邓小平正是这样认识的:“走自己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就是我们总结长期历史经验得出的基本结论。”(《邓小平文选》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P3)他对苏联的社会主义进行了质疑:“社会主义究竟是个什么样子,苏联搞了很多年,也并没有完全搞清楚。”(同上,P139)因此,邓小平的改革如民主法制、党政分开、家庭联产、对外开放、初级阶段、市场经济、证券股市等才具有超越的意义。在发展苏联模式上,毛泽东由于认识前提的错误(苏联模式=社会主义),结果把它引向极端,例如一大二公的人民公社化运动、无产阶级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全面专政(思想文化战线上的一系列批判斗争)、批判走资本主义道路和走资派(四清运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及社会主义时期阶级斗争天天讲的基本路线、突出政治、斗私批修、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破除资产阶级法权理论等等,而他却认为这是在发展社会主义,反其道者就是搞修正主义,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譬如国外的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铁托等,国内的刘少奇、邓小平等。正如《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所说:毛泽东“这种脱离现实生活的主观主义的思想和做法,由于把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中的某些设想和论点加以误解或教条化,反而显得有‘理论根据’。”“他在犯严重错误的时候,……还始终认为自己的理论和实践是马克思主义的,是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所必需的,这是他的悲剧所在。” 如此可见,毛泽东所坚持的苏联模式对我国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影响是极为深刻广泛的。

再看第二个方面,苏联的经济建设确有弊端,如重工轻农、重重(重工业)轻轻(轻工业)、重建设轻生活、重计划轻市场和高度集中的僵化管理体制等,但也有好的如综合平衡等。毛泽东对苏联的建设方法进行了质疑,要“以苏为鉴”,但是,他在抛弃弊端的同时也把综合平衡等好的捎带上了。这样一来,他的超越则引出了灾难,小的如1956年的冒进,大的就是大跃进。结果在这方面,当我们越远离苏联模式,我们所遭受的灾难就越大。今天,虽然已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由市场调配资源,苏联的那些弊端自然消失(不过三农问题依然存在),但江泽民和胡锦涛等新一届领导人并没有抛弃宏观调控和长远规划,反而十分注意采取各种经济的、法律的甚至行政的手段和措施以保持国民经济的平衡和比例关系,这才是对苏联模式的超越。事实上,我们已经看到,在资本主义国家,政府的经济管理机构更是经常地出台各种调控措施以保持经济的稳定发展。这表明,不管采用什么经济体制,经济发展的内在要求都是达到实现并保持综合平衡,无论人们自觉地还是不自觉地意识到这一点。

尽管苏联早已不复存在,但有着70多年历史的苏联模式,还将会长久地影响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仍需要同苏联模式继续进行比较,并将其作为众多参照系之一,从而使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更加健康地向前发展。

 

 

作者简介:1950年生,北京市人。硕士,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列主义

毛泽东思想研究所毛泽东思想研究室副研究员。

研究方向为毛泽东思想和中共党史

 

单位地址: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5号中国社科院马列所

 

邮政编码:100732

 

单位电话:85195694(周二9001200

 

家庭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芳城园二区4304

 

邮政编码:100078

 

家庭电话:67668659

 

E-mail:  lixy@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