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人社区>> 更多

 李崇富  赵智奎
 李伟  金民卿
 王宜秋  习五一
 李晓勇  贺新元
 郑萍(鄭萍)  黄艳红
 王永浩  陈亚联
 彭海红  王佳菲
 李建国  贾可卿
 陈志刚  龚云
 戴立兴  于晓雷

学术图片>> 更多

毛泽东思想

湖南农村调查报告
 
 
 
 

 

 

200941219日,毛泽东思想研究室一行3人到湖南长沙、衡阳、吉首等地农村进行了“集体经济和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专题调研。我们此行调查了两个有集体经济的村庄和两个无集体经济的村庄,都是当地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典型示范村庄。

调研的主要方式有:和村干部座谈,走访村民,问卷调查,参观村里的设施,请主管新农村建设的相关上级部门提供文字材料。现将调研情况报告如下,并谈几点粗浅认识。

 

一、      两个有集体经济的村庄是如何进行

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

 

——长沙县黄花镇黄龙新村

号称湖南省第一村的黄龙新村位于长沙市东郊20公里,区划面积8.7平方公里,耕地2780亩,现有21个村民组,966户, 3410人,其中共产党员105人。

以自然条件论,黄龙新村没有优势。它是一个丘岗村,土地贫脊,俗称“干鱼脑壳”,昔日是一个“作田靠天顺、用钱靠借款、生活靠救济”的“三靠村”。1984年,村人均收入也只有121元。这里曾流传一首歌谣“有女莫嫁黄龙村,不长禾苗长霸根,吃的是富子草,穿的是烂布巾”。

而现在,全村已积累固定资产5800万元,流动资金1600万元。2008年全村总产值3.4亿元,人均纯收入1万元,人均存款3万余元,村民全都住上楼房,有各类汽车200多辆。

虽然他们的富裕程度比不上很多亿元村,但是村里的和谐氛围,使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深受感染。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法国、丹麦、越南以及香港等新闻媒体来这里考察,都赞口不绝。

近年来,黄龙新村先后获得过全国精神文明建设先进村全国先进基层党组织湖南省红旗党组织湖南省文明村、“湖南省社会治安模范村”、“湖南省计划生育工作先进单位”、“湖南省电气化示范村”、长沙市明星村长沙市新农村建设先进村等荣誉称号。

我们在黄龙新村调查的最深印象是:该村的确是一个管理民主、全面发展、共同富裕、乡风纯朴、景色优美、村容整洁、适于居住、三个文明建设都很好的小康村。

黄龙村的集体经济起源于上世纪80年代中。1982年该村也实行了家庭联产承包制,村民种粮的积极性空前高涨,粮食产量逐年增加,吃不饱、穿不暖的苦日子一去不返了,但是,村民并不富裕。

1976年当选村支书的王再德早就立志用10年时间改变黄龙村一穷二白的面貌。在改革开放的春风中他清醒地认识到:要使黄龙村脱贫致富,光靠种田不行,必须大力发展村级企业,才能带动全村经济的大发展。1984年,他为争取项目,在一个月内几乎每天都骑自行车到长沙市,往返几十公里,终于在省送电建设公司搞到一个线路金具镀锌厂项目。为了30多万元的办厂资金,他33夜守在银行行长的门口争得贷款,又整整45个日日夜夜摸爬滚打在建厂工地上,仅因妻子病了才回家一次。

在黄龙银辉镀锌厂的基础上,该村又相继办起了电力线路器材厂、电信器材厂、铸件厂、水泥制品厂、空心砖厂等8个企业。2008年,企业总销售收入7000万元,获得利润300万元,上缴税收300万元,发放村民工资700万元。据干部讲,金融危机对他们的影响不大,企业运行良好,盈利超过以往。除了两个盈利较大的企业由村领导直接管理外,其余都承包给个人了。干部说,都由集体经营,肯定亏损。

20余年来,村级企业提供资金共达8000万元,为新农村的建设创造了雄厚的物资基础。历年来,该村投入以耕补农资金1780万元;为发展经济,改善生活,全村以奖代投的种类有40多项,如种菜每亩奖200元、养猪每头奖40元、养鸡鸭每只4元、买电脑每台奖1000元、考上大学的奖3000元等等,已用去70万元;为全村基础建设投入2400余万元,建水利工程41处,实现旱涝保收,道路全部硬化,农户实现沼气化,田园化建设达90%,绿化率达95%,农电建设全部达标;投入1150万元建起了一所现代化的小学;投入490万元建起了全省一流的幼儿园;投入510万元建敬老院,本村孤寡老人免费,村外老人优惠;用340万元建起了综合服务大楼;投入800万元建立了远程教育平台和有线电视台,家家户户通有线电视和宽带网,全村有4个图书室和农家书屋,有影剧院、演播室、培训中心、多功能文化室等一大批文体设施。村民节假日的跳舞演出文体活动不断,还上过中央电视台。

以上的几个设施我们都参观了,确实感到惊讶不已,显然,没有集体经济的大发展,这一切是建立不起来的。

黄龙村有个突出的特点,就是集体经济和个体经济都得到鼓励促进,都能有效发展,和谐共处。村里的个体企业占40%,有170多户搞运输,有300多家各类门店,私营企业18家,种养大户28家,其他专业户40多家。有几家在外搞建设承包成了亿元户和千万元户。

我们参观了一家生产汽车配件的个体机械厂,该厂每年只向村里交16万元占地费,利润大头归个人,村干部讲,该厂安置了本村几十人,他们的工资收入并不低。该厂正在扩建新车间,显然发展势头良好。我们在一家个体餐馆吃饭时,村干部告诉我们说,该餐馆被评为先进户,还得到了村里的奖金。确实,饭菜做得很好吃,很有地方风味。

一个普遍的规律是,搞得好的村庄,一定是有一个全心全意为民服务的有头脑有能力的带头人,有一套以他为中心的好班子、有一大批好党员。黄龙村也不例外。在王再德书记的带领下,党员干部全身心地投入到以全村共同富裕为目标的建设上,而他们的生活标准只许达到全村的平均水平。

为建设好这个班子,为提高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他们因地制宜地建立了各项制度:如“四会两课”,即每季度初月上旬支部学习研讨会、中月中旬党小组会、末月下旬支部组织生活会,每月一次支委交心通气会,每季上两次党课和远程教育课;党员六项工作目标记分管理制和四项民主评议计分制,每项十分;年终考评制,95分以上为优秀党员,85分以上为合格,76分以上为基本不合格,以下为不合格;党员联系农户制度等。还有“十比十看”活动,“十星户”评比,青年、妇女、民兵、治安等都有详细制度规定,不再一一细述。

我们随意走访了几户农家,家门外的地面是硬化的,有沼气池,有的还种了花草,家用电器较多,村民对生活、对村领导都比较满意,关心集体企业的发展,因为有的家庭成员就在村企业工作。

当然,我们感到黄龙村还有些需要改进的地方,比如企业科技含量较低;我们参观的镀锌厂污染较严重,劳动保护防护很不够,工人就站在硫酸池边操作,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党员年龄较大,年轻的新党员发展不多;知识青年返乡不多,上大学的多数不归乡;种地对青年农民的吸引力不大,都是年龄较大的人在地里劳作;在村值班室的一个纸箱里,堆满了村民的积存信件,显然你自己不去主动拿取,是没人送到你家门的。

 

——吉首市马颈坳镇竹寨村

号称“湘西华西村”的竹寨是吉首市马颈坳镇东南部丘陵上的一个山村,处于喀斯特地貌上。村里没有一条河、一口塘,除了荒山就是岩窠。村里田地少溶洞多,900多亩稻田都是“雷公田”(即一小块一小块的)。全村2981272人,土家族占70%、苗族占20%、汉族占10%,是个典型的少数民族村。直到上世纪80年代末,该村人年均收入仍不足200元,是吉首最穷的片区。那时候的竹寨村人,“吃饭靠统销,用钱靠贷款”。
  1988年春天,吉首市人武部进驻竹寨村扶贫,农业专家实地考察得出结论:这里虽然缺水,但坡度平缓、阳光充足、土壤肥沃,最适合开发水果。这个结论让竹寨人看到了曙光,但多数村民“种田吃饭”的旧观念一时难以改变。
  为了让大家增进了解,村干部走家串户做工作,还召开村委会,商议决定村干部在当年要把所有的旱田种上椪柑苗。首先开发的是务耳洞组,以几十亩椪柑作示范。在党员干部的带动下,村民们纷纷开沟撩壕种椪柑。
  两年后,椪柑开始挂果,果子卖到每公斤3元的好价。首批栽种椪柑的48户,挂果第一年就有30多户成了万元户。那些一直不愿种植的农户,看到1亩的收益是种粮食时的五六倍,一下子动了心,纷纷要求申请贴息贷款栽种椪柑。1990年,椪柑种植全面铺开。除了开发自己的田地,竹寨人还贷款租老虎坨三座荒山200多亩,地跨汩比村,大搞椪柑开发,面积发展到320亩,年创收30万元。
   然而,竹寨没有通村公路,村民出村买卖东西都要人挑马驮,成堆的椪柑烂在地里,椪柑开发成不了规模。
  1991年春天,竹寨人发挥自力更生、艰苦创业的愚公移山精神,自筹资金, 自出劳力,开始修致富路。1996年,这条宽5、长40里的山路终于修通了。此后,大卡车可以直接开到村里,以前运不出去的椪柑、南竹、瓜果等,再也不愁销路了。紧接着,村里通了程控电话,移动手机有了信号,有线电视可看几十个台的节目,村民们的思想活跃了,生产生活方式更加文明。
  第二任村支书刘永安继续带领大家承包荒坡荒地栽种椪柑,种植面积一年比一年多。19年间,竹寨人家家户户种上了椪柑,面积达4000多亩,占全村总面积的14,人均2.8亩。2006年,该村产椪柑600多万公斤,产值500万元,人均纯收入3590元。家庭存款在10万元以上的达到了100多户,家庭资产10万元以上的达到了250多户。
  2004,为了瞄准市场,拓宽产品销路,村党支部积极引导农户走“公司+协会+农户”的路子,与外地客商签约,成立了竹寨村椪柑协会,全村298户基本入会,彻底改变了过去农户进城自己联系跑外销的历史。
  今天的竹寨已是“湘西华西村”。崎岖不平的山间小道被平坦的乡村公路取代,阴暗的煤油灯变成了明亮的日光灯,村中随处可见漂亮气派的小洋楼,家家户户彩电、冰箱、洗衣机一应俱全。村里有手机400多部、私家车25辆,程控电话、有线电视和自来水全部入户。
  自去年起,村里开展了“破除陋习,移风易俗”的活动,以村文化活动中心为阵地,组织各种文娱活动,培养村民健康、文明、科学的生活方式。现在,村文化活动中心有藏书上千余册,配备了电脑、彩电,还组织了文艺宣传队、民乐队、歌唱队。明礼诚信,成为竹寨的风尚。
  如今,精明的竹寨人并没有满足,他们克服了小富即安的小农意识,又积极开始第二次创业,他们希望做好深加工,发展片区万亩旅游观光农业,开发农家乐和乡村游,使竹寨的经济得到更大发展。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基本上处于丘陵山区,山肥水美,气候宜人,适于种果树(柑桔、猕猴桃等),虽然农村经济已完全个体化,但为了发展果木业, 2004年全州在乡村推行果业专业合作社或果业协会,农户自愿参加,由社员选举产生董事会、理事会、监事会等管理执行机构,同时制定章程,一般都设立基地建设规划部、信息部。按照管理的制度化、规范化的要求,建立民主管理制度、民主决策制度、民主监督制度、技术培训制度、资金管理制度、财务制度、收益分配制度、考勤考核制度和学习制度等。并设立社务公开栏,按季公开,接受社员监督。合作社实行四统一免的管理模式,即采用统一技术指导、统一销售、统一品种改良、统一防疫和免收技术服务费。

我们认为,果业合作社(协会)虽然还是初级的集体经济组织,但对于一家一户的果农已有了很大的帮助,主要在销路、技术、品种等方面。合作社的建立,确实使果农增产增收,合作社也有了一定积累,果农与合作社就会拿出一部分资金进行农村基础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而不必对上级等靠要。现在,各合作社正在向一条龙的专业化方向发展,即公司——合作社——果农形成纽带,建立大型的优良果品种植基地。这一符合市场经济的发展方向得到了广大果农的积极支持。

 

二、            两个无集体经济的村庄是如何进行

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

 

——衡山县福田铺乡白云村

白云村位于福田铺乡东部,南岳紫盖峰山脚,面积2.3平方公里,有林地720亩,耕地650亩,辖9个村民小组,240户,986人,党员20人。该村自然生态环境优越,交通便利,水资源丰富,大跃进修建的水库至今仍起作用。

该村民风淳朴,传统的南派皮影艺术享誉全国。2007514,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到南岳考察群众文化活动,对福田铺的皮影艺术给予了高度评价。

该村除了林地为集体所有外,完全实行家庭承包制,但该村的新农村建设却搞得非常好。原来200711月,衡阳市决定把衡山县靠近南岳的福田铺乡的白云、中塘、云峰、尊胜、云岭与南岳区南岳镇的岳东、黄竹、水濂、枫木桥、樟树桥共10个行政村,作为全市的典型,建成一个符合湘南丘陵地区特色的以休闲农业、观光农业为主要内容的新农村建设示范片,称为白云—太平示范片,范围总面积为35005亩,其中水田8233亩,林地22028亩,水面947亩,123个村民小组, 3243户,总人口12874人,劳动力6953个。自建片一年来,人均增收上千元。

市委市政府、衡山县和南岳区的各级职能部门组成驻村工作队,出资、出人、出材料、出技术,对示范片进行了全面整治和建设。截止到20086月底,白云片(不包括太平片)完成了5项建设:

一是调整农业结构。发展以一园果、一栏猪、一塘鱼、一群鸡为主要内容的庭院经济,已引进种植油桃5000余株、九龙李3800株;因地制宜发展经济作物,推广种植席草260亩。

二是强化路网建设。投资79万元,硬化了长3公里的云尊公路;同时,硬化白云村400环村公路,并铺设石板路200,实现了村村通水泥路。

三是完善水利设施。由市农业开发办牵头,投入230万元对白云溪进行改造,加宽河道2.2公里,新砌护坡1100,护砌砖渠417,并配套建设U形渠8000,利用天然山泉水建设集中供水工程15处,对382户农户实施集中供水。

四是整治村容村貌。在通村公路两旁栽植绿化树1600株;以沼气池建设为纽带,大力推进三清五改工作,新建沼气池32户,完成改水617户、完成改厕153户,改浴151户,改栏42户,改厨217户;同时拆除空心房17栋,完成民居美化282栋,共36793平方米

五是健全文体设施。对白云、中塘两个村的村部办公楼进行了改造,把村部建设成为了集村委会办公室、党员活动室、图书室、卫生室、活动室于一体的多功能活动场所。占地1000余平方的白云农民休闲广场,集健身、演出、集会功能于一身,不但设有篮球场等大众体育设施,而且安装了新型健身器材。

白云—太平示范片的建设到底花了多少钱,无法具体统计。据衡阳市新农村办公室20087月的一个文件《衡阳市新农村建设情况汇报》说, 2006年以来,市县两级共投入新农村建设资金3.37亿元(市级7000万元,各县市区2.67亿元),其中为“百村示范工程”(106个村)投入1.6亿元,同时由于采用开展百企联百村活动、树碑立传、载入县志等方式,鼓励民营企业家、致富能手、富裕农民等社会力量投入2.6亿元以上。这样算来,平均每个示范村投入近400万元,白云—太平片又是市典型,总投入怎么也在4000万元左右。

我们所到的白云村又是白云太平示范片的样板。占地1100平米的4层村部大楼建筑面积达3500平米,拥有办公室6间、圆桌会议室一间、可容纳80名观众的皮影演艺厅一个、皮影文化展厅和民间艺术展厅各一个、皮影创作室一个,远程教育中心教学设备齐全,村民学校可容纳学员50名,医务室和留观室配套设施齐全,图书室藏书1万余册,阅览室有杂志报刊30余种,棋牌室桌椅6套,文体活动室有乒乓球和台球,舞蹈排练厅音响、道具、乐器俱全。

该大楼再加上白云休闲广场,完全可以满足全体村民和干部学习、培训、办公、开会、医疗及文体活动等方面的需要。

村里现在仍有皮影制作匠8,皮影队有表演艺人60多人,还有龙狮队、大鼓队、腰鼓队、民乐队等群众文化团体。

总之,该村给人的感觉是文化氛围很浓,村容村貌很美,一片田园景色。

 

——南岳区南岳镇樟树桥村

该村也属于白云—太平示范片,有村民小组23个,558户,2328人,党员43人,土地面积5200亩,其中耕地面积710.7亩,林地262亩。

我们发现该村驻村干部很多,有六七人,有两人就是完成白云村任务后转过来的。

该村的整治工作搞得也不错,硬化绿化进村公路5200和村内通组环形道路3500,改造桥梁2座,整治河道800和灌溉渠道8500,清理水塘1口。为93户用上自来水建了百吨供水系统,全村完成电网改造。

该村为整治沿江古街,铺麻石地面1000,拆除空心房27栋,26户民房按江南民居风格加以改造,425户穿衣戴帽,全街实现绿化美化。村里为189户完成“改厕、改浴、改栏、改水”,建垃圾站6个。

该村文化基础建设也很好,建村级文化中心1个、信息服务站1个、远程教育站1个、党员活动室1个、图书室2个、宣传栏2个、宣传版面15个、宣传画6幅。成立腰鼓队1支,还参加了镇里的腰鼓大赛,获得好成绩。

该村没有集体企业,由于靠近南岳旅游区,与旅游相关的产业比较容易发展。村里有石材加工厂9家,年产值上千万元;旅游小商品加工园1个,大棚50亩,蔬菜30亩,苗木100亩;该村编席业很发达,大量土地都种席草。村民收入虽然差距较大,但贫困户基本没有,较贫户都能得到补助。

该村40来岁的女支书责任心和工作能力都很强,一年来,支部召开专题会议10次,对党员和群众进行各项培训教育28次,开展了“五好家庭”、“文明卫生户”、“五好女性”、“致富能手”、“科技致富带头人”等项评比活动。村里有民兵执勤,社会治安良好。先后获得市区两级“先进单位”、“文明村”、“优秀基层党组织”、“优秀党支部”、“计划生育一类村”等各项荣誉称号。

 

三、我们的一些粗略认识

1、我们在调查中深深感到,党的各项三农政策确实惠及了全体农民,农民对党的政策也确实十分满意。我们随意走访了一些农家,随意问询了一些个人,没有表示不满的。黄龙村61岁的邓大妈在和我们交谈时说,现在的生活比搞公社的时候好的多,很满意。农民们希望党的政策在执行中能不走样,希望给与更大的实惠。

2、党的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方针对省市县乡村的各级机关和干部是一个极大的促进,给他们指明了工作目标和方向。我们从白云太平示范片的介绍中就可以看出,没有他们的努力,这项方针是很难进行和落实的。另一方面,这一方针也是一个艰难的需要长久的持续不断进行的方针。我们从衡阳市的情况就可以看到这一点。该市于2006年开始选择了106个基础条件比较好的村作为全市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百村示范工程率先进行试点,一定三年不变。而全市共有4913个行政村,按这样的速度建设下去,至少需要150年才能完成面上的新农村建设工作,就算每年建100个村,也需要50年。衡阳市是中部一个一般化的城市,尚且如此,就全国而言,新农村建设的目标能在2050年全部完成,就算不错。衡阳市在进行该工作中已感到力不从心:主要是缺资金,急切希望中央和省里大量追加农业投资;二是感到政府包办代替过多,农民主动性不强,等靠要思想严重。的确,让农民拿出自己的钱搞集体的事,是很难的。

3、有无集体经济的村庄都可以进行新农村建设,这已为上面的四个村庄的事例所证明。但是很显然,有集体经济的村庄可以完全或基本上靠自己的力量进行新农村建设,并且是主动的,不会等靠要,而会根据自己的所能逐步进行。没有集体经济的村庄多半要靠政府,主动性不强。

4、能够搞好集体经济的村庄需要这样几个条件:一是主要领导者及其班子有为人民服务的公心,有改天换地的壮志,有运筹帷幄的能力,有善于经营的头脑;二是要有好的项目;三是也需要一定的自然条件。

5、广大农民对集体经济的愿望并不十分强烈,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仍是适应当前农村情况的主要的经济形式,各级领导绝不能强迫农民搞集体经济,只能逐步引导。集体经济的形式可以是多样的,程度不同的,为农民所能接受的,能够给农民带来实惠的,就像湘西的果木协会。另一方面,就是搞集体经济,也不能排斥其他经济形式,二者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而是互利共赢、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的关系,就像长沙县的黄龙村那样。

6、上世纪90年代前,尽管种地要交税交粮,农民对自己的土地还是珍爱的,当成宝贝地伺候。新世纪以来,尽管2500年之久的农业税被取消,尽管国家反倒每亩倒贴100元给农民,农民对自己的土地却不珍惜了,土地流转已是不得不实行的政策:由于粮价很低,种粮已无利可图;由于青壮年基本出外打工、上学(毕业后也不愿返乡)或在家做生意,已无人愿意面朝黄土背朝天地耪地种田。我们在调查中发现,种田者基本是中老年人,且主要是村庄周围的田地,远离村庄的土地有些已被撂荒了。另一方面,种粮大户必须具备一定的条件:有文化、懂技术、爱种地,身体好,而这样的人在农村并不太多。国家应该大力培养农业人才,在这方面应该有特殊的优惠政策。

7、福田铺乡的吴乡长有两个想法,一是建议农田补贴应该随种田者走,而不是随所有者走,谁种田给谁,一家一户不把那一二百块钱当成事,而给种粮大户则是一笔不小的资金,可以有大用途;二是他十分认真地对我们说:农业税取消了,以前那些抗税者所抗的税也不交了,这对那些老老实实的交税者不公,应该把那些所抗的税采取别的方法收回来,这样才公平。

樟树桥村的女支书也有个建议,她说:国家与其给农田补贴,不如让农资的价格降下来,或者只有买农资才给补贴,不买不补,你买了农资,你就会种田。

而就在我们调查期间,看到了湖南的“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院士接受采访时对此问题的建议,他认为:补贴方式要改变。国家高价收粮,农民就会尽量高产,越高产他收入越高,他就投入多。现在这么补,反正随便种每亩都是100元,就不利于提高积极性。另一方面,市场上粮价是最敏感的,粮价一涨,什么东西都涨,这就要政府补,平价卖出来。

毛泽东思想研究室湖南农村调查小组  

李晓勇执笔